广州起义

广州起义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7-9
出版社:广东人民
作者:黄穗生
页数:96
书名:广州起义
封面图片
广州起义

前言
  岭南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特色鲜明、灿烂多彩、充满生机活力的地域文化,其开发利用已引起社会的重视。对岭南文化丰富内涵的发掘、整理和研究,虽已有《岭南文库》作为成果的载体,但《岭南文库》定位在学术层面,不负有普及职能,且由于编辑方针和体例所限,不能涵盖一些具体而微的岭南文化现象。要将广东建设成为文化大省,必须首先让广大群众对本土文化的内涵有所认识,因此有必要出版一套普及读物来承担这一任务。出版《岭南文化知识书系》的初衷盖出于此。因此,《岭南文化知识书系》可视作《岭南文库》的补充和延伸。  书系采用通俗读物的形式,选题广泛,覆盖面广,力求文字精炼,图文并茂,寓知识性于可读性之中,使之成为群众喜闻乐见的知识丛书。  《岭南文化知识书系》由岭南文库编辑委员会和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共同策划、编辑,岭南文化知识书系编辑委员会负责具体实施工作,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内容概要
  《广州起义》为该书系之一。《岭南文化知识书系》是由《岭南文库》编辑委员会和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合编的一套全面介绍岭南文化的知识性丛书,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它是一套普及性的读物。“书系”于2004年8月间启动,已出版的有22本,现再出版5本。出版后,专家充分肯定,读者好评如潮。这套“书系”的基本特点具体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内容广泛;二、介绍系统;三、通俗易懂。
书籍目录
一、风云突变,中共中央紧急应对二、机不可失,起义大计最终敲定三、时不我待,共产党人准备起义四、先发制人,起义计划提前实行五、迅雷不及,广州起义震惊中外六、再接再厉,起义军民扩大战果七、浴血奋战,起义军保卫苏维埃八、虽败犹荣,起义壮举永垂史册

章节摘录
  六、再接再厉,起义军民大战果  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之后的主要任务,是广泛发动群众参加起义队伍,组织力量搜捕市内的反革命分子,同时继续攻打敌人残存据点,以扩大起义的战果,巩固新生的工农民主政权。
  起义爆发前,起义领导人已经注意到,要派人将敌军的首领人物抓获,但由于事起仓促,时间上已经来不及,致使在起义爆发后,国民党反动头目陈公博、张发奎、黄琪翔等闻风仓皇逃到珠江南岸,与第五军军长李福林等会合,计划反攻。
不肃清这些大大小小的反动头目,不利于巩固新生的工农民主政权。
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之后,即发表宣言,明令禁止国民党反动派的活动,并悬赏通缉国民党的反动头子。
肃反委员会派出工作人员,到处搜捕反革命分子和工贼头目,并命令起义军民立即逮捕一切反对工农民主政权的反革命分子。
工人赤卫队组织了巡逻队维持社会治安,捉拿各种破坏分子,搜捕民愤极大,又反对苏维埃的反革命分子。
  与此同时,起义总指挥部下令攻打广三铁路上的石围塘车站,以进一步扩大战果。
  石围塘车站地处芳村,与广州市区隔着珠江河白鹅潭水段,是广三铁路线上的一个大站,因而也是从西南方进出广州的交通要道,共产党领导的广三铁路工会曾设在这里。
“四一五”反共事变后,被机器工会的反动武装“体育队”100多人所占据。
车站的东边是第五军李福林所部200多人;西南面驻有护车队、特务队、路警等武装200多人。
车站被敌人严密控制着。
  负责攻打石围塘车站的是市郊工农联队。
这支联队将100多名工人埋伏在石围塘火车站附近的木房里,南海县两支农军也分别埋伏在车站西面和西南面几百米的地方。
另外还有一支农军埋伏在南面的五眼桥一带,准备增援。
  上午10时,机车拉响了发动出击的信号。
工人赤卫队队员一马当先,扑向敌军营房,市郊农民手拿大刀、钢叉、木棍紧紧跟上,南海县农军队伍也高举红旗,勇猛地向火车站冲杀过去。
敌军虽然数倍于起义部队,但被从四面八方拥来的起义队伍的声威所震慑,很快被打得溃不成军。
有部分敌军退到江边,企图登船逃命,但被早已埋伏在沿江一带的起义队伍截击。
在混战中,敌人有的被击毙,有的掉进江中淹死。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石围塘火车站被工农武装占领。
  为了完全控制广三铁路芳村地段沿线,市郊_T农联队在攻占石围塘后连续作战,攻下了芳村警察分局,解放了西村、芳村、花地等一大片地区。
与此同时,中共南海县委书记陈道周等率领农军,以雷霆万钧之势,解放了铁路以北的主要集市南海大沥圩。
  11日上午,广州市内还有多处敌军据点未能攻克,长堤一带的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
位于长堤肇庆会馆的第四军军部敌军凭借坚固的楼房、精良的武器和充足的弹药,坚守不出,顽固抵抗。
同在长堤的中央银行大楼的国民党守军,也居高临下,从楼上窗口用机关枪向起义军猛烈扫射,顽固盘踞不出。
位于珠江南岸地区的第五军以及机器工会等反动武装,不断向北岸起义军射击,为第四军军部和中央银行作掩护,这就更增加了起义部队进攻的困难。
经过大小数十次的冲锋,起义军民仍没有将这两个敌人据点攻克。
叶挺在参加完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后,立即回到工农红军总指挥部,他用电话命令教导团的炮兵对准中央银行开炮。
中央银行守军在起义军的炮火猛烈攻击下,终于不敌狼狈逃窜。
  下午2时许,叶剑英下令教导团炮兵连到观音山上架炮,炮击第四军军部。
炮兵连把大炮拉上观音山顶,将炮口对准长堤方向。
但是,从山上俯瞰全市,山下房屋鳞次栉比,难以辨别哪一座是第四军军部驻地肇庆会馆。
后来经熟悉广州市的赤卫队队员指点,由炮手精确地测定设计距离,连发几炮,命中第四军军部,但都在楼顶爆炸,未能给予敌军部以毁灭性的打击。
  11日中午,苏维埃政府按原计划在市区第一公园召开群众大会,庆祝起义胜利。
但会议刚刚开始,一股反动军队沿广花公路从大北直街向观音山反扑,并越过观音山,窜到吉祥路第一公园侧面。
大会不得不改期在第二天举行。
叶挺当即指挥起义部队迎击敌军,将敌人赶到观音山以北。
下午4时,驻珠江南岸的李福林第五军一部,在帝国主义兵舰掩护下,再次攻占观音山。
起义军英勇作战,重新夺回了观音山这个市区的重要制高点。
  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之后,经过一天的连续战斗,先后攻占了西关七、九、十等区和观音山、电话局、电报局、电灯局、中央银行、广九车站、粤汉车站、广三车站等敌据点。
在继续攻打敌人残存据点的同时,教导团和工人赤卫队在大沙头至黄沙,沿着长堤修筑工事,与李福林第五军隔江对峙,射击江中敌舰,警戒敌军来犯,并伺机向珠江南岸发起攻击。
但是,广州起义第一天的胜利仅是局部的胜利,敌强我弱的全局形势依然未能改变。
  经过一天的战斗实践,部分起义领导人开始意识到,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的态势一时无法改变,如果继续相持下去,将会造成起义部队的被动。
11日晚,叶挺与广东省委军委聂荣臻认真地分析和研究了敌我双方的情况,认为明天将会是非常紧张的一天,因为敌人的反扑可能会进入高潮。
于是,提议召开起义领导人会议,商讨明天的战斗部署。
深夜12时,张太雷才抽出时间,在起义指挥部召集有关领导人开会,对面临局势进行研究分析,并确定下一步的行动。
叶挺在会上就起义胜利一天来的情况及存在问题作了汇报,并对当前所面临局势的严重性作了深刻的分析。
他着重提出:广州周围敌人兵力太多,而且近在咫尺,一旦组织起来反扑,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而我军经过一整天的战斗,大家都已十分疲倦,已从攻势转为守势。
形势于我越来越不利。
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我们切不可麻痹大意,更不可盲目乐观,应该当机立断采取有效措施,以对付面临的严重局面。
叶挺根据他参加南昌起义的战争实践,经过深思熟虑,提出最好不要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坚守下去,为了保存和扩展起义的胜利成果,要采取紧急措施撤出广州,把起义队伍拉到海陆丰去,与那里彭湃领导的农民运动相结合,在农村坚持长期的革命斗争。
聂荣臻赞同叶挺的意见,也主张撤离广州,以避开敌人锋芒,转到乡下,保存实力。
但是,共产国际代表纽曼认为,搞武装起义只能“进攻,进攻,再进攻”,不能退却,甚至声色俱厉地指责叶挺“动摇”,撤出广州是“主张去当土匪”。
在广州起义的领导人中,只有少数人有领导武装起义的战争实践,因而会上大多数人被纽曼夸夸其谈的理论吓唬住了,片面地附和纽曼的错误意见。
叶挺的正确意见未被采纳。
  会议一直开到次日凌晨2时多。
纽曼坚持要张太雷下达关于凌晨4时重新组织向敌人进攻的命令,要求起义部队迅速出动肃清长堤的敌人,然后再向敌第四军军械处、珠江南岸等地进攻。
由于下达命令距发起攻击时间只有1个多小时,当时情况又比较混乱,无法迅速向有关部队下达命令,而且,起义部队经过了一天一夜的紧张战斗,已陷入了极度疲劳状态,所以,张太雷下达的命令实际上无法贯彻执行。
但是,起义领导人并不因意见不一致而消极怠工,他们根据会议的决定,依然不顾疲劳、不避艰险,全力以赴指挥起义军战斗。
  ……


下载链接

广州起义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