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尼藏族研究

卓尼藏族研究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2
出版社:民族出版社
作者:魏贤玲
页数:319
书名:卓尼藏族研究
封面图片
卓尼藏族研究

内容概要
  本书讲述了卓尼在安多藏区负有盛名,而且在整个藏区也有一定的地位和影响。这里是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也是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藏族文化与其他民族文化的融合区。因为界面的作用是双重的,既是不同民族的分界线,也是不同文化的融合线,具有衔接内地、辐射藏区的特殊区位优势。卓尼藏区同整个藏族有着共同的发展历史和文化渊源,形成了在社会、政治、经济、宗教和文化等方面互动的关系。这里是内地到藏区或西藏进入中原地区的必经之地和跳板,起着桥梁和纽带作用。卓尼土司雄踞一方,延续20代,时间长达500余年,是西北地区势力最大,存在时间最长的土司;卓尼禅定寺历经700多年,学制严格,高僧大德辈出而名扬藏区。再加上卓尼地区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人文及自然景观,为研究卓尼藏族留下许多空白和新的领域。
作者简介
  魏贤玲,生于1965年5月,江苏省邳州市人。1988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历史系、获历史学学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获“两课”硕士学位、2007年毕业于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获博士学位。现在兰州商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任教,副教授。目前主要研究方向为民族学和历史学,先后在《中国边疆史地研究》、《兰州商学院学报》等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二十多篇。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卓尼藏族的源流与部落组织
一、卓尼藏族的源流
1.族源及形成
2.发展
二、部落组织在卓尼藏区的表现形式
1.卓尼藏区的部落组织
2.甘肃藏区部落组织的特点
第二章 卓尼土司制度及其与中央王朝的关系
一、土司制度的形式
1.土司政权的兴起与衰亡
2.土司的政权组织
3.土司的“兵马田制”
4.土司衙门对群众诉讼案件的处理
二、土司制度的特点
1.土司制度与藏传佛教的关系
2.历代土司与中央王朝的关系
三、土司杨积庆对中国革命的贡献
第三章 卓尼土司与西藏及周边的关系
一、与中央王朝及西藏的政教关系
1.与中央王朝的政教关系
2.与西藏的关系
二、与蒙古地区及内地佛教寺院的政教关系
1.与蒙古地区的关系
2.与内地佛教寺院的法缘关系
三、卓尼禅定寺与周边地区的关系
1.与拉卜楞寺的政教关系
2.与宕昌马土司的关系
3.与会川赵土司的政教关系
第四章 卓尼藏族文化
一、卓尼藏族民俗
1.饮食
2.服饰
3.传统节日
4.丧葬
5.其他生活习俗
二、卓尼藏族文化
1.卓尼方言与西藏方言的渊源关系
及其分布特点
2.文学艺术
三、寺院文化
1.卓尼禅定寺四大学院
2.千姿百态的佛教文化艺术
第五章 卓尼藏区的宗教
一、藏传佛教在甘肃的传播与发展
1.唐宋时期甘肃藏传佛教
……
第六章 民族的藏区的表现
第七章 婚姻制度与家庭关系
第八章 旅游业的兴起与发展
附:卓尼历史名人
主要参考书目

章节摘录
  “藏俗,人名之前,常冠以地名或部落之名,以表明其所属。
钟为甘南洮河中上游及白龙江上游一带古羌人氏族之一,古称钟羌。
”①卓尼土司的辖区卓尼、迭部和舟曲及临潭四县部分地区,就是洮河中上游及白龙江上游一带。
唐时吐蕃势力不断向东发展,大批将土及随军家属迁徙定居到甘、青地区,吐蕃的武力征服加强宗教文化影响,加速了对甘青羌人的一体化过程。
因吐蕃和古羌人在文化及语言、宗教、风俗等方面有同源关系,加速了吐蕃一体化过程。
从另一方面讲,吐蕃的向东发展,不但军事扩张,而且是一次民族大迁徙。
就甘肃藏族渊源来说许多藏族部落与吐蕃人向东发展有直接的关系。
如卓尼有一部分藏族至今称自己为“藏巴哇”,无疑他们来自西藏后藏地区。
他们的居住区有一座山神,相传很早以前,赞普从西藏射了一支神箭,他们的先祖向东寻找这支神箭,在一座山上找到箭后,将箭落的山奉为神山来信仰,从这个传说中可看到民族迁徙的某些影子。
卓尼还有部分藏族称“噶玛洛”,吐蕃时“从军中挑选出九名勇士,率部驻扎在霍尔与藏区之交界处。
令其旨弗接藏王圣者不准返回。
因之,他们的后裔就称噶玛洛。
”②更登群培《白史》云:“卓尼巴等亦有是松赞之军队等传说。
”③卓尼有些地区藏族也传说他们的祖先从西藏某个地方迁来。
古羌人是藏族的先民,因此,卓尼藏族就是东迁蕃人和羌人融合而形成的。
  但卓尼藏族在形成过程中还有些细微的差别,综观其源流,可以分为以下三种类型:第一,迁徙定居的吐蕃后裔移民部落,原留居于黄河、黑河、白河汇流处作格地方的吐蕃后裔部落酋长些地率部迁居于卓尼县城附近,后凭借内附朝廷之功、宗教寺院内藏族不同来源也有论述:“就甘肃藏族社会内部来说,各地之间,在族源方面也有细微的差别。
今甘南舟曲一带的藏族,多是吐蕃时期来自西藏工布地区马兵军队的后裔,至今当地藏族仍操工布方言的口音;今甘南卓尼地区的藏族,多是吐蕃时期来自西藏彭波地区驻牧部落的后裔,至今当地藏族仍操彭波口音;今甘南迭部、陇南文县地区的藏族,多是吐蕃时期来自西藏达布(今山南地区)“地区驻牧部落的后裔,至今当地藏族仍操达布藏语口音。
其余各地的藏族,则多是东来的吐蕃人与当地羌人部落的百姓结合而形成的,使用藏语的安多方言,他们便构成了甘肃藏族人口的主体。
”①  因此,卓尼藏族也应该是氐羌与公元七、八世纪从卫藏迁徙的博民形成的,后来有部分汉人人族,形成了今天的卓尼藏族。
  甘肃省民族研究所的杨勇经过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卓尼地区有人类活动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距今十分遥远的旧石器时代。
从洮河流域发现的诸多人类文化遗迹表明,距今四五千年前,卓尼境内就有人类活动繁衍。
中国西部历史上是民族频繁活动的地区,而羌人在这里势力最大,史载:秦汉时为诸戎之地,诸戎当然包括诸羌。
晋以后吐谷浑人西迁至这里,使这一地区又增加了新的民族成份。
尽管这一地区民族成份复杂,但始终未改变羌人为主的局面,这样就可以说卓尼甚至甘青藏族的渊源之一就是古羌人。
“古代羌人和现今藏族的渊源人们虽有不同的解释,但从各种古籍、传说、古地名及古部落名称等来分析,古羌人与藏族有相同的语言,青海羌人为藏族族渊之一,似可以定论。


下载链接

卓尼藏族研究下载

评论与打分
  •     甘肃民族研究当读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