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足迹

红色足迹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7-7
出版社:申屠宁 内蒙人民出版社 (2007-07出版)
作者:申屠宁
页数:343
书名:红色足迹
封面图片
红色足迹

前言
内蒙古辽阔的大地养育了千百万勤劳、勇敢、剽悍的各族儿女,同时在革命斗争的年代也涌现出无数英勇无畏、大义凛然的英雄人物。“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我区人民群众为反抗封建势力和外来侵略,进行了长期的不屈不挠、连绵不绝的斗争,从此伏彼起自发的和群体的斗争,直至规模不断扩大,形成燎原之势,最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革命的胜利。内蒙古革命历史故事《红色足迹》采用纪实的手法,生动、形象地展现了我区人民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同内外敌人进行斗争的真实情况。通过老一辈革命者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我们可以看到革命斗争的长期性和艰苦复杂、曲折激荡的历史场景,通过历史的窗口,我们更加了解和体会到党在斗争实践中,运用斗争艺术、正确的策略方针不断发动各族群众,制定实施正确的民族政策,取得我区革命胜利的历史记录,同时对于为人民解放事业牺牲以及在对敌斗争中舍生忘死、英勇奋战的烈士和英雄人物,更加深了崇敬和理解。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无数的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每当想起他们,我们的心里就会感到难过,难道我们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牺牲,还有什么错误不能抛弃吗?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开创了共和国的基业,现在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然而斗争年代的那种精神是一天也不能丢的,谁丢了谁就会犯错误。让历史告诉未来,在改革开放、社会经济文化日益繁荣、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今天,我们更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继承和发扬先辈的革命精神。过去革命先辈们同样是为了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为国家民族的独立自由而奋斗,这种不惜牺牲个人一切的精神,就是要发扬光大,代代相传。让我们的后人了解斗争年代的历史,就是要树立远大的理想和胸怀。今天党中央领导国家建立和谐的社会主义新型社会,实现人民生活文明和富裕,同样需要人们在各行各业学习和保持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从而保持整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让历史告诉今天、告诉未来,革命斗争年代的崇高理想和奋斗精神永存。它激励、强化我们前进的信心,伴随我们建设更加美好的家园。
内容概要
  《红色足迹:内蒙古革命历史故事》简介:让历史告诉今天、告诉未来,革命斗争年代的崇高理想和奋斗精神永存。它激励、强化我们前进的信心,伴随我们建设更加美好的家园。内蒙古革命历史故事《红色足迹》采用纪实的手法,生动、形象地展现了我区人民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同内外敌人进行斗争的真实情况。
书籍目录
前言三代奴隶闹翻身席尼喇嘛的功勋阿拉善旗小三爷事件嘎达梅林起义打开心扉的金钥匙在大革命的年代里土默川上建“农协”黑暗中的火炬土默川大地上的春雷豁出去搞革命第一次考验二渡黄河百灵庙抗日武装暴动日寇萨县杀人纪实烽火照青山抗日烽火红红旗漫卷大青山我在土默特旗的抗日工作蒙古抗日游击队蒙汉团结战斗之花开辟萨县抗日根据地蛮汉山区抗敌顽开辟丰东抗日根据地在绥南建立游击根据地毁家纾难的王老太太代理县长怒火燃烧严峻的岁月抗日肝胆照后人忆贾力更的牺牲革命知识分子的楷模程仲回忆福岗留同志钢铁连的故事毕克齐阻击战寸土必争“八一一”起义从延安出发上前线千里征程走铁骑革命春秋昭后世战火里永生的歌手战斗在公安战线上战斗在锡察草原巴林草原的雄鹰从奴隶到战士家乡风云特级战斗英雄——邰喜德血洒高原转战伊盟迎着草原的朝霞参加“五一”大会后记

章节摘录
内蒙古哲里木盟是国内蒙古族最为集中的地区。
广袤、平坦的科尔沁大草原,土地肥沃、牛羊成群,养育了一代又一代蒙古民族的优秀儿女。
解放战争时期在哲里木牺牲的战斗英雄——阿民萨贺喜烈士,祖孙三代奴隶,三代英雄。
它浓缩了内蒙古人民反抗国内封建统治和帝国主义压迫的斗争历史,证明了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各族人民群众才能获得彻底的翻身解放。
阿民萨贺喜烈士出生在一个奴隶世家。
他的祖父却吉就是哲里木盟扎鲁特旗,一个名叫朝伦巴特封建贵族家的奴隶。
朝伦巴特在旗内为官,霸占了扎旗南部方圆百里的大片土地和草场。
他恃强凌弱,心狠手辣,呼奴使婢,抖不尽的威风。
他家居伊和塔拉苏木,青砖亮瓦的四合院高大宽敞,与奴隶和贫苦牧民半截埋在土里的破烂土房和毡包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家里的畜群占据着最肥美的牧场,豢养着凶猛的猎犬和众多的家丁。
他咳嗽一声都会令穷苦的牧民失魂落魄,害怕会有噩运降在自己头上。
也许因为多行不义,朝伦巴特家奴隶的人丁不很兴旺。
奴隶中唯一的男丁就是却吉。
这使得却吉的命运更是雪上加霜。
他像牛马一样没日没夜地劳作,耕田种地、碾米磨面,还要侍弄牲畜、提水扫院,食宿如同猪狗,主人非打即骂。
在贵族老爷眼里,他不过是个会说话的工具。
清朝末年,却吉在苦难的岁月中逐渐长到二十几岁。
长期的劳作和精神摧残使他心中深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沉默啊,沉默啊,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去。
一年的春天,朝伦巴特的父亲,这位老太爷在酒足饭饱后,突然有了兴致,要骑烈马到草原上兜风。
却吉像往常一样,备好马后趴在地上,等着老太爷踏着他的背上马。
也许是多喝了几杯酒,一身暄肉,肥壮蠢笨的老贵族,二下子没有骑上马背,反而摔了个四仰八叉。
恼怒的老贵族灰头土脸地爬起来,用带有铜箍的马藤凶狠地鞭打却吉。
却吉在地上翻滚躲避,巳感到命在旦夕。
蒙古族有句谚语“瘦马也有三分龙气”。
却吉在生死关头再也无法忍受。
他忽地从地上跳起来,以惊人的勇气夺过老贵族手中的马藤,多年的仇怨聚积成怒火。
马藤改变了方向,朝着老太爷的头上狠狠地打去,一下,又一下。
老贵族在造反的奴隶面前呆若木鸡,连神儿也没醒过来,几下子被打翻在地,头破血流,人事不省,过了几天就死去了。
奴隶打死了主人,朝伦巴特像疯狗一样叫人把却吉吊在房梁上毒打,还不让却吉一下子死去。
他想尽办法折磨却吉,打累了歇一会儿再打。
却吉被折磨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就这样年轻的生命挺过了三天三夜,26岁的造反奴隶却吉含恨身亡。
却吉死了,朝伦巴特仍不放过他。
老贵族死后用立棺下葬,却吉的尸体被跪绑着埋在立棺下陪葬,表示即使到了阴间,却吉还要伺候老贵族。
丧心病狂的朝伦巴特还要把却吉的妻子和三岁的儿子阿由儿扎布处死。
阿由尔扎布的母亲和众多家奴跪地求情,并发誓在他长大后“不泄漏真情”。
朝伦巴特最后出于家奴传丁的考虑,手下“开恩”,总算放过了他们母子。
这件事直到1939年阿由儿扎布的母亲临死前才把真相告诉儿孙们。
阿由尔扎布是朝伦巴特和他的儿子吉木彦扎布两代人的奴隶,到了十八九岁,身体长的十分健壮,个子不高却非常敦实,虎虎而有生气。
他机智、聪明又勇敢,善于驯养猎狗和调教烈马。
经他训练的“快马”、“走马”,在邻近的四旗二县都有名气。
精骑善射是蒙古人的骄傲。
主人朝伦巴特经常带着阿由尔扎布行围出猎,访亲会友,显示荣耀。
1916年,阿由尔扎布20岁了,出落得浓眉大眼、虎背熊腰。
一天他正在编柳条笆,忽然听到母亲大喊“救命”,便赶忙跑过去。
他看到主人朝伦巴特正在毒打母亲,母亲已被打得满脸是血、扑地求饶。
阿由尔扎布怒不可遏,奋力举起百来斤重的勒勒车车轮,向主人朝伦巴特打去。
母亲怕儿子闯下大祸,挣扎着用身体挡住主人。
阿由尔扎布猛虎般的气势,把平日里惯耍威风的朝伦巴特吓丢了魂,他瘫坐在地反过来向自己的奴隶求饶,只要阿由尔扎布不伤他的性命,他保证:一、免除苦役,解除奴隶义务,只要每天向贵族老夫人请安即可;二、在外边盖三问土房供母子二人居住,并分给若干牛、羊;三、准许阿由尔扎木另娶非奴隶女子为妻。
条件是阿由尔扎布继续为他养狗、驯马。
经过拼死的抗争,阿由尔扎布终于获得了一半的人身自由。
却吉的孙子阿民萨贺喜1920年5月1日出生。
他的母亲是从东土默特逃荒到伊和塔拉穷苦牧民的女儿。
他从六岁起给朝伦巴特的孙子其木德当陪读书童,在开鲁县胡家岗的一所私塾念书。
经过四年的伴读、旁听,他的读写水平远远超过小主人,成为班里的优等生,受到私塾先生的喜爱。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东北三省和热河,并扶持末代皇帝溥仪,拼凑了一个“伪满洲国”。
为施行奴化教育,日寇打着“日满亲善”、“民族协和”等欺骗的旗号,在各地建立学校。
12岁的阿民萨贺喜被招入扎鲁特旗北镇的国民优级学校。
这所学校蒙汉各6个班,由日本人管理。
每天清早要求学生背诵“国民训”,还要向东行九十度鞠躬礼,遥拜日本天皇。
校方允许教官打骂学生,上级生打骂下级生。
学校准许蒙族学生享受食宿待遇,体现日寇“扶蒙抑汉”、“以华制华”的侵略伎俩。
阿民萨贺喜基础好、肯用功,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
还善于团结穷苦出身的同学,常常帮助有困难的同学。
目睹山河破碎,民族沦亡的严酷现实,他逐步树立了救国救民的远大抱负,形成了反叛性格。
屈辱的人生,磨砺了阿民萨贺喜的坚强品格,草原上的暴风雨带给他不畏强暴的胆量。
六年级时他放假回家。
一天村里来了一位日本警佐,一下子忙坏了村警所的几个伪警察。
为了讨好日本人,伪警察到处抓鸡撵鸭、杀猪宰羊。
村民们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耀武扬威的伪警察还将阿民萨贺喜家里唯一的一只较肥的母羊抓走。
阿民萨贺喜实在气不过,冲出去与伪警察理论。
平时习惯于欺负人的伪警察,根本就没把这个十几岁的穷学生放在眼里。
其中叫朝克图的伪警察上来就打他。
阿民萨贺喜正在气头上,用手中的牛鞭朝他的脖子狠狠抽了一下。
四个伪警察疯狗般地群起而上,把阿民萨贺喜捆在马桩上一顿毒打。
他的父母和乡亲们再三哀求伪警察不要打了,呵骂声惊动了那个日本警佐,他走过来查问。
阿民萨贺喜急中生智,用学过的日本话大声说明自己是个学生,并告诉日本人:“大户人家用许多肥羊他们不去抓,却抢我家这只病羊招待你,他们欺骗皇军,欺负穷人”。
日本人听了大骂伪警察“混蛋”、“良心坏了”。
命令放开阿民萨贺喜,并放还“病”羊。
事后乡亲们夸赞他说:“这孩子要不是勇敢机智,非送命不可”。
1938年3月,阿民萨贺喜进入在王爷庙(今乌兰浩特市)的伪兴安学院学习。
他主动接触具有进步思想的同学和老师,随着年龄增长,知识的积累开拓了眼界,开始思考民族危亡和祖国命运等深层次的问题。
同时也阅读和接触了介绍苏联十月革命、外蒙古革命和有关中国共产党的书刊资料。
这一切促使他的思想倾向革命,并加深了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性的认识。
P1-4
后记
本书由建国后多年来发表和交流的地方党史资料中筛选取材。可以看做是广大党史工作者长期共同劳动的成果。所编辑选用的文章及老同志的回忆录,在保持原著的内容主线及文字叙事风格基础上,做了适当提炼,个别文章标题有所改变,篇幅过长的做了适当裁减。选编文章的署名均保留原作者,除单人外,按主述人,协助整理者的顺序排列。谨以本书向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庆典献礼!编者2007.6
编辑推荐
《红色足迹:内蒙古革命历史故事》由内蒙人民出版社出版。


下载链接

红色足迹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