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王国传奇(套装共5册)

西部王国传奇(套装共5册)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1
出版社: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作者:王东 等著
书名:西部王国传奇(套装共5册)
封面图片
西部王国传奇(套装共5册)

前言
迷恋西域风情的游历者们不止一次重游古老的丝绸之路,他们总能望见美丽祖国的最西端一座座巍峨的雪山,羊群像娴熟的登山队一样在山坡草原上攀爬。没错,这个雪山群就是神秘的“帕米尔”,喜马拉雅山、天山、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和兴都库什山五大山脉在这里汇集。“帕米尔”就像一个坚实的铁闸守护着祖国广阔的西部边疆,更像一个天然的界碑向东眺望着东方文明。    青藏高原是中国人眼中的“世界屋脊”,而“帕米尔”在塔吉克语中同样是“世界屋脊”的意思。古老的中华文明对“帕米尔”的记述可以追溯到遥远的上古时期。被上古华夏人形容为支撑天地四柱之一的“不周山”,即是中-华文明对“帕米尔”最为古老的记忆。    “不周山”最早出现在《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日不周负子。”其后的《淮南子·天文训》对“不周山”之“不周”更是作了神奇的描摹:    昔共工与颛项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相传不周山是人界唯一能够到达天界的路径,只可惜山上终年寒冷,长年飘雪,非凡夫俗子所能徒步到达。但是在人类历史上,中华民族创造的丝绸之路却一次又一次穿越“帕米尔”。在汉代,  “帕米尔”因多野葱或山崖葱翠而被称为“葱岭”,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    越过“葱岭”,是一个美丽而富饶的盆地,叫作“费尔干纳”。它是天山和吉萨尔一阿赖山的山间盆地,盆地里有锡尔河、索赫河和伊斯法拉河流过,灌溉着连绵不断的肥沃绿洲。优越的生存环境使费尔干纳自古就是中亚各民族向往的乐园。因为向往的人太多了,这个乐园反而从来没有消停过。为中国人熟知,曾经让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又爱又恨的西域大宛王国就诞生在这片人见人爱的土地上。    那么,大宛人是这里最早的主人吗?最早生活在这里的原始居民到底是些什么人?    受限于资料,我们已经无从追寻,但是可以清楚的是,塞种人(即塞克人,西方文献称斯基泰人或萨迦人,一译西徐亚人)曾经是这片土地上最为传奇的族群。    这是个古老的族群,分布地区也十分广阔,东起阿尔泰山地区、西到黑海北岸都能看到他们遗留下的灿烂文明。塞种人诞生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他们拥有优良的季节性牧场,而自然条件也注定了游牧性的家畜饲养业的发展。人类开始豢养野兽并且加以利用,对于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是个极其重要的推动因素。现在可以肯定,野马的最早驯养,正是始于广阔的中亚细亚大草原。而本书要涉及到的塞种人恰好以对马的良好驾驭和马文化而闻名。    古代的琐罗亚斯德教圣经《阿维斯陀经》(Avesta)记载了一个居住于中亚的游牧族群“土拉”,他们被描述成伊朗高原定居居民的强大敌人。另一部古代西方著作《耶施特》曾经说到土拉的快马令人生畏。亚述人在公元前640年左右的资料上明确告诉我们这些驾驭快马的“土拉”就是“塞克”(即塞种人)。这些塞克人和文明世界不断发生着联系,这也让我们了解这个神秘族群多了几个渠道。    ’    在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记载中,塞克族群部落众多,各具特色,分布在中亚东北部的部落叫作阿尔基派欧伊,他们是居住在高山脚下的游牧人。这个部落的人不分男女从生下来就是秃头,并且每个人都长着狮子鼻和巨大的下颚,十分凶恶。希罗多德认为他们是斯基泰种的民族。而在“秃头者以东的地方”住着伊赛多涅斯部落。关于伊赛多涅斯部落的知识,希罗多德称自己是从阿里斯铁阿斯得到的,后者是个出生在普罗孔涅索斯的诗人,曾经到伊赛多涅斯人游牧的地区游历过。阿里斯铁阿斯为此还写过被希腊人称为《阿里玛斯佩阿》的叙事诗,他告诉希腊人在伊赛多涅斯部落的附近还住着独眼人种的游牧部落阿里玛斯波伊,这显然有神话的成分。    希罗多德把阿里玛斯波伊人形容为极度拜金的民族,他们的一切战争都是为了掠夺黄金,并且说这些游牧人驯养着一种叫作“格律普斯”的奇怪猛兽,负责看守黄金。当然还有当时称霸中亚的马萨戈特伊部落,他们住在阿拉克赛斯河的对岸,和伊赛多涅斯人隔河相对。希罗多德说他们占据着里海以东广阔的草原,无人能敌。    史料记载马萨戈特伊人穿着和斯基泰人相同的衣服,并且有着同样的生活方式。研究者们认为“马萨”是“大”的意思,故马萨戈特伊即是指大的萨卡(塞克),是属于塞克种的部落联盟。罗马史学家色诺芬也把“马萨戈特伊”称为“马萨戈特伊·塞克”。另一个勇武善战的塞克部落是“撒乌罗玛泰伊”,希腊人记载说他们在东边日出的地方游牧过活,具体地点在阿拉克赛河(今天阿姆河)流域,他们和伊赛顿人互相争夺牧场,屡有冲突,而斯基泰人和他们以塔纳伊斯河为界。塔纳伊斯河是现在的顿河。    提到撒乌罗玛泰伊人,就不得不讲一个“阿马松”民族的故事。史学家拉蒂尼曾经在著作《宝典》中讲述了世界上第一个女人国的有趣故事。他在书中讲到,世界上第一个女儿国诞生在斯基泰人远征埃及的过程中。这次远征,斯基泰首领和全体斯基泰男人被埃及人歼灭了。斯基泰寡妇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选出了一位女王,来统治国家。她们禁止男人在这个国家生存,只许生养女孩子,生男孩子一律杀掉。所有女国民必须切掉她们的左侧乳房,为的是更好地拿起盾牌和武器。她们因此被称作“阿马松人”(Amazons),意思就是“少了一个乳房”。她们曾经作为普利亚摩斯国王的盟军,参加了特洛伊战争。    拉蒂尼告诉我们,她们参战是由她们的女王彭特西莉亚(Penthesilea)决定的,据说她暗恋特洛伊第一勇士赫克托尔。关于这件风流韵事,世人知之甚少,被后人广为传扬的事迹只是女王和她的众多伙伴战死在特洛伊城下罢了。    拉蒂尼笔下的阿马松人源自斯基泰人,这有点出人意料,因为根据希罗多德的说法,斯基泰人和阿马松人是两个独立的民族,而英勇的撒乌罗玛泰伊人则是他们两个民族的结晶。希腊史家希罗多德在《历史》第四卷上讲,希腊人战胜了阿马松人,之后把女人作为“战利品”用船准备运回希腊。谁知这些女战俘竟然在途中起义杀死了希腊人。漂泊上岸后,才发现到了斯基泰人的土地上。斯基泰人称阿马松人为“欧约尔帕塔”,也就是杀男人者的意思。因为在斯基泰语里,“oior”(欧约尔)是男人的意思,“pata”(帕塔)是杀死的意思。    由于双方语言不通,斯基泰人一开始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便和她们发生战争,在得到了一些战死者的尸体后,才发现这都是女人。于是,斯基泰人就派出相同人数的年轻男子去引诱这群落难的阿马松人,目的是和她们生孩子。这些斯基泰人在阿马松人附近扎营并且模仿她们的一切动作。久而久之,女战士们发现这些斯基泰人无意伤害自己,双方便有了合流的趋势。两处的营地一天天接近起来,最终这群斯基泰人达到了目的。当他们娶了阿马松人做妻子以后,便向后者提议一起回到斯基泰人的故乡去居住。阿马松人不同意,她们认为自己不能和斯基泰的妇女住在一起,毕竟风俗习惯不同。阿马松人射箭、投枪、骑马,都是好手,却从来没有学过妇女的事情,而斯基泰的妇女则恰好相反。    因而阿马松人认为和斯基泰妇女是永远不能和谐相处的,于是她们要求这些斯基泰年轻人到父母那里要回属于自己的财产,然后和自己一起到另一个地方生活。这些斯基泰人答应了女人们的请求,在得到父母分给他们的财产之后,女人们又说:“想到我们竞不得不住在这个地方,我们是感到害怕的,因为我们不仅使你们的父母失掉了你们,而且使你们的土地受到了很大的损害。既然你们认为你们要我们为妻是正义的,那么就让我们和你们,咱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住到塔纳伊斯河那一面的土地上吧。”得到同意后,他们一起渡过了塔纳伊斯河,一路向东来到了撒乌罗玛泰伊人的游牧地,并一直保持着阿马松人的习俗。当地妇女乘马出去射猎,并且穿铠甲参加战斗,与男人无异。    在亚述人眼里,可没有这么温情而浪漫的故事,留给他们的,只是塞克人骑兵的恐怖记忆。据说,这些塞克骑士披散着头发,马辔头和腰上挂着敌人的头发和头皮,更恐怖的风俗是将敌人的整张皮剥下披在马背上。这些骑兵分为长矛手和弓箭手。长矛手手持长矛,盾牌固定在前臂上,上面贴了铁皮。弓箭手则更为灵活,这些专门的马上弓箭手通常只携带一张强弓和30—150支箭,他们的射击速度能达到每分钟10—12支。这些箭头的材料不同,有铁、青铜和骨头,但是几乎每个箭头上都淬了毒。还有专门的穿甲箭头,在一些塞克人墓地发现的头骨上钉着的箭头,深入竞达2—3厘米。    塞克骑兵的战术十分灵活,长矛手和弓箭手配合娴熟。列阵后有时长矛手在前,弓箭手则隐藏在后,敌人冲锋后长矛手迅速散开,弓箭手从后面突然冲出放箭,长矛手再从两边包抄敌人。敌人若是步兵,则弓箭手在前首先用箭压制敌人,埋伏在后的长矛手伺机杀出冲垮敌人。    出使西域成就了张骞,也成就了汉武帝。因为这片未知的土地不仅给他扫平匈奴提供了帮手,也给大汉帝国开疆拓土提供了目标。在西域大大小小的城邦国家中,传说中盛产“天马”的大宛,估计最让武帝心动。有了天马,大汉铁骑还会有对手吗?!因为这些机缘,大宛,这个上承中亚细亚古老文明的塞克人在中亚建立的一个王国,这个地理位置极其重要、扼丝绸之路要道的中亚细亚举足轻重的强国,格外引人注目。‘  张骞出使西域,首先到达的就是大宛,此后大宛和汉王朝交流不断。大宛与汉朝的通好是印欧文明和东方文明的首次大规模接触,但是令人意外的是两国关系史上最出名的竟然是开始于公元前104年的两场血腥战争。更令今人感到不解的是,战争的起因竟然就是神秘的天马!    汉宛之战后,大宛王国一蹶不振。不过,大宛王国是一个不肯轻易退出历史舞台的国家。在南北朝时期,已经被人遗忘的大宛更名为“拔汗那”重新走进我们的视野。    大宛身处费尔干纳盆地这个东西方文明的泄洪区,不断被各种民族、各种文化侵袭。即使在唐朝之后处于“任人宰割”的境地,大宛精神依然不死。在融合了伊斯兰、突厥、蒙古等诸多文化后,隐忍了1000年之久的大宛再次涅檠,在中亚建立了对我国新疆影响深远的浩罕政权。    不论是哪个时期的大宛,他们总和东方文明有着剪不断的联系。这到底是民族性格使然还是大环境驱使?恐怕这是属于大宛王国永远的传奇。
内容概要
《西部王国传奇》——西域神秘古国传奇系列暨《冲出高原?吐蕃王国传奇》套装版统摄于“东向长安”这一共同主题,作为2011年度原创历史畅销读物“西向天狼”——西域帝国王朝系列姊妹篇,从另一全新历史角度——寻找中华民族遗失已久的狂野基因,掀开曾雄霸古代西域一时却在民族大融合抑或文化质变中遗失千年、已不为世人所知的神秘王国的面纱,重新勾画吐蕃、于阗、大宛、高昌、乌孙这些曾在苍茫历史一度叱咤风云、辉煌闪耀的古国真容。
拨开历史迷雾的层层笼罩,可以看到,这些偏于西部一隅的王国都曾与中原文明有着千丝万缕、难以割舍的联系,“东向中原”的心一直在跳动。虽然今天我们只能从史书、遗迹中寻找到关于这些古国的蛛丝马迹,但是吐蕃、乌孙、塞克等名字已经深深地留在了西部广阔的土地上,由它们创造的曾盛极一时的文明却深深融入了中原文明的血液中,滋养着千千万万华夏儿女。
“西部王国”——西域神秘古国传奇系列首推5本,分别是:
《冲出高原?吐蕃王朝传奇》
《佛自西方来?于阗王国传奇》
《汗血马的眼泪?大宛王国传奇》
《吐鲁番不寂寞?高昌王国传奇》
《流血的天堂?乌孙王国传奇》
“西部王国”——西域神秘古国传奇系列可谓是新近兴起的一批青年学者们的倾心力作,解读历史眼光独到,讲述历史故事生动清新,语言青春活泼,文脉结构缜密,并辅以彩色精美插图,在还原严谨历史的同时,又不乏时代气息,是一套具备原创白金品质、值得永久珍藏的优秀历史读物。
书籍目录
《吐蕃王朝传奇》
 执著向东,汇聚万方的青藏文明(代序)
 第一章 多元共生:神秘的藏族起源
 第二章 折断的天梯:吐蕃文明的传说时代
 第三章 走出雅隆河谷:父辈未竟的统一事业
 第四章 千年祈盼:雪域王国的横空出世
 第五章 权臣秉政:风光无限的噶尔家族
 第六章 赤玛伦与武则天:两个女的隔空对话
 第七章 孤独求败:走向帝国化的高原霸主
 第八章 雄鹰折翼:走向没落的高原王国
 第九章 来佛:分崩离析的前奏曲
 第十章 噩梦醒来迟:灭佛狂欢后的共同毁灭
 第十一章 蜗居一角:高原上的最后王统 
 尾声 东向归一统
 附录
本套书还有:
《乌孙王国传奇》
《于阗王国传奇》
《高昌王国传奇》
《大宛王国传奇》

章节摘录
如同历史上所有的杰出人物一样,若要想导演出名垂千古、威武雄壮的大剧,就必须首先占据具有一定的历史舞台,然后独舞人前。
这就是常人所谓的“时势造英雄”。
张骞,字子文,汉中成固人,汉武帝建元元年任“郎”官一职。
是时,匈奴强大,频扰汉界,而武帝年少即位,气势方盛,满心全是“试身手,补天裂”的大志向,自觉若是依照过往愚公移山的方法,横扫匈奴大业恐怕遥遥无期。
于是,为了毕其功于一役,汉武帝便多方问询起抗击匈奴之良策。
期间,有许多匈奴降者都曾向武帝提及月氏,迄今他们仍旧因为匈奴单于以其王头颅为饮器而怨愤不已,想要还击复仇,只是苦于没有人可以联合。
汉武帝闻言,立刻定下了通使西域的灭胡之计。
因为通使月氏之道必然经过匈奴,所以汉武帝广招天下能者。
张骞以郎的身份应募,经过初试、面试、殿试的一轮轮筛选,他终于脱颖而出。
建元二年,即公元前139年,张骞与堂邑父等人率领庞大使团从陇西出发,踏上万里征程。
汉代的所谓“西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
广义地讲,包括今天我国新疆天山南北及葱岭(即帕米尔)以西的中亚、西亚、印度、高加索、黑海沿岸,甚至达东欧、南欧。
狭义地讲,则仅指敦煌、祁连以西,葱岭以东,天山南北,相当于今天的新疆地区。
天山北路,北抵西伯利亚南部边缘,全是大山阔谷,但是山谷之间有着很多湖泊与河流。
天山东北部与蒙古高原接壤,属蒙古高原西北的山丘地带,有阿尔泰山由西北向东南纵贯。
在天山与阿尔泰山之间有一块很大的平原,这就是今日之准噶尔盆地及其周边地区。
这里气候湿润,水草丰美,是天然的优良牧场,所以自古以来就是各个不同种族的游牧人生息繁衍的地方。
在西汉之初,分布于此的游牧部落纷纷建立了政权,史书称他们为“行国”。
乌孙人负责为匈奴监视的便是天山北路诸国。
天山南路,因北阻天山,南障昆仑,气候特别干燥,仅少数长有水草的绿洲宜于农桑种植,因此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大多以农业为生,又皆有城郭庐舍,与匈奴、乌孙等游牧民族不同,故称“城郭诸国”。
从其地理分布来看,由甘肃出玉门关、阳关南行,傍昆仑山北麓向西,经且未(今且未县)、于阗(今于田县),至莎车(今莎车县),为南道诸国。
出玉门关、阳关后北行,由姑师(今吐鲁番)沿天山南麓向西,经焉耆(今焉耆县)、轮台(今轮台县)、龟兹(今库车县),至疏勒(今喀什市),为北道诸国。
南北道之间,横亘着一望无垠的塔克拉玛干沙漠。
张骞通西域前,匈奴已征服天山南路诸国,由匈奴右部统辖,并设僮仆都尉,常驻焉耆,负责征收粮食牲畜与税赋劳役,南路诸国因此成为匈奴发动对外战争的一条重要补给线。
葱岭以西,当时有大宛、大月氏、康居、大夏诸国,由于它们距离匈奴颇远,是故尚未沦为其直接统辖的属国。
但在张骞凿空西域之前,东方的汉王朝和西方诸帝国对它们都还没有什么影响。
所以,匈奴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一地区唯一具有话语权的大国势力,因此葱岭诸国或多或少地都受制于匈奴。
于是,从整个形势来看,联合大月氏人,沟通西域,在葱岭东西打破匈奴的一家独大局面,建立起汉朝的威信和影响,确实是孤立和削弱匈奴,乃至最后彻底战胜匈奴的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步骤。
编辑推荐
《西部王国传奇(原创白金版)(套装共5册)》由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出版。


下载链接

西部王国传奇(套装共5册)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比起《西向天狼》那套书 这也是很好的策划 尤其是对这些古代少数民族政权的感兴趣又缺乏系统了解的读者来说 是非常好的历史资料和普及读本 但是没有是《西向天狼》那套书的彩色印刷 整体排版有点遗憾 更像是学术著作了 5册似乎也有点分量不足以反映西部更多的令人西部古国
  •     之前收藏了面向西狼系列的,这次看到这个系列的,果断下手了。鄙人比较喜欢研究少数民族历史,这两个系列很不错。
  •     书的包装很不错,还送了汉西域诸国图。
  •     了解华夏大历史,非常好
  •     这套书还不错吧,不过每个国家写的没有很深入,而且着重于写与中国的关系,对于历史的认识还是有帮助的
  •     这是为儿子暑期去新疆准备的一套书,不知会不会有用。但是孩子很喜欢就已很满足了
  •     写着方便得不多,还需要深入研究
  •     超级棒,收藏绝对值得
  •     从包装上看很好,不过不要包得太紧,有点压皱了!送人的
  •     中亚历史很复杂,以前买过一个中亚史纲感觉这些游牧民族的社会状态其实是很不稳定的.本册书主要是讲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研究中亚的历史有一定帮助.
  •     书的装订很好,内容通俗,适合想了解西域历史的人去读,值得拥有!
  •     内容不错,真好填补本人的历史空缺,但是,纸张真的好一般,挺粗糙的!
  •     大宛王国 那本写的最差 其余都还不错
  •     非常好的一套书!弥补了平常我们熟知的“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之间的知识断层!我最初是在图书馆读到大宛那本,然后索性就全套买下了!
  •     少有的书籍,值得人收藏
  •     这是一部详细介绍吐蕃历史的书,值得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