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遗产-(上.下)

世界文化遗产-(上.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11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作者:韩欣
页数:623
书名:世界文化遗产-(上.下)
封面图片
世界文化遗产-(上.下)

内容概要
“世界遗产”是由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组织的,由各缔约国政府申请,依据《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第一、第二条规定,经过严格的考核和审批程序,被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文物、遗址、建筑、自然景观或其结合体。它包括“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和“文化景观”。  《世界文化遗产》将世界各地被列入其名录的多处遗产作了详细的介绍,内容翔实;另外,本书还配有2000多副精美图片,在给您文字享受的同时,感受视觉的冲击。    《世界文化遗产》以地域为经,时间为纬,纵横展现了几千年来世界历史孕育的灿烂文明,再现了当时辉煌的历史瞬间,涵括了文化遗产的精华,以精美的图片和详尽的文字介绍,全方位的展示了她们动人的风采和无尽的魅力,向世人证明了她们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是当之无愧的。
书籍目录
世界文化遗产:上册 亚洲  伊朗   波斯波利斯   伊斯法罕的伊玛目广场   帕萨尔加德  阿富汗   巴米扬山谷  伊拉克   哈特拉   亚述古城  阿曼   巴赫莱城堡  也门   希巴姆古城  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历史区   内姆鲁特山考古遗址   桑索斯和莱顿遗址   特洛伊考古遗址  叙利亚   大马士革古城   巴尔米拉考古遗址   阿勒颇古城  塞浦路斯   帕福斯   乔伊鲁科蒂亚的新石器时代居民点   特罗多斯地区的彩绘教堂  黎巴嫩   安贾尔   比布鲁斯   提尔城  约旦   佩特拉  以色列   马萨达   特拉维夫白城  耶路撒冷地区   耶路撒冷城堡和围墙  格鲁吉亚   姆茨赫塔古城   巴格拉特大教堂及格拉特修道院  亚美尼亚   哈格帕特修道院和萨那欣修道院  阿塞拜疆   巴库古城及希尔凡万尼宫殿和少女塔  巴基斯坦   塔克西拉   塔塔城的历史遗迹   拉合尔古堡和沙拉穆尔花园  印度       阿旃陀石窟   埃洛拉石窟群   泰姬陵   果阿的教堂和修道院   卡杰拉霍遗址群   亨比古迹群   象岛石窟(埃勒凡塔)   德里的胡玛雍之墓   德里的古德卜尖塔及其周围建筑   菩提伽耶的摩诃菩提寺   坦贾武尔的布里哈迪斯瓦拉神庙   比莫贝卡特石窟  斯里兰卡   圣城阿努拉达普拉   康提圣城   加勒老城及城堡   丹布拉佛窟  泰国   素可泰历史名城及相关城镇   历史名城大城及相关城镇   班清考古遗址  老挝   琅勃拉邦古城  柬埔寨   吴哥窟  越南   顺化古建筑群   会安古镇
  印度尼西亚   婆罗浮屠塔   普兰巴南寺庙群  菲律宾   菲律宾的巴洛克教堂   历史名城维甘  蒙古国   鄂尔浑峡谷文化景观  中国   长城   故宫   莫高窟   秦始皇陵及兵马俑 …… 北美洲 南美洲 大洋洲 非洲世界文化遗产:下册

章节摘录
书摘  波斯波利斯(Perspolis),伊朗古城之一,坐落于伊朗扎格罗斯山区的一个盆地中,距离伊朗西南部法尔斯省设拉子东北60公里。
波斯波利斯,意为“波斯国的都城”,它是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公元前559~前330年)的第二个都城。
兴建于大流士一世在位时的公元前518年。
掌握众多附庸国的波斯帝国皇帝,受美索不达米亚诸都城的启发,将波斯波利斯建成一座拥有众多伟大、巨大宫殿群的建筑城。
整个古城巧妙地利用地形,依山造势,将自然之地理形貌和人类之艺术精华完美地融汇在一起。
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已经提供了许多关于古代波斯文明的珍贵资料,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
1987年波斯波利斯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波斯波利斯现在这里只剩下一片废墟,但是废墟中的每一块石头都是充满神奇色彩的伟大事件的见证者。
波斯波利斯的遗址是如此的宏伟,以至于当我们现在接触到2500年前的历史时,仍能感受到它的呼吸。
  波斯波利斯占去了法尔斯平原的大片土地,在陡峭的库赫-伊·拉赫马特山(“仁慈山”、“感恩山”)旁向两边延伸。
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于公元前520年开始修建外城宫殿。
后来——直到公元前460年——国王薛西斯和阿尔塔·薛西斯才又接着进行宫殿的修建。
他们多年努力的结果是修成了为数众多的巨型宫殿和行政大楼,在强大的阿契美尼德国王面前,这些宏伟的建筑物能引起人们的害怕和恐惧。
的确,波斯波利斯宫殿建筑群的宏伟和豪华激起了那个时代所有人的想象。
  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君主们从帝国各省召来工匠和工头,因为阿契美尼德皇家艺术采用了波斯帝国治下不同国家的不同风格。
这些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产生的总体效果却无可否认是新颖独到的。
这种融合的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可以在圆柱上找到。
尽管这些圆柱在其柱基、颀长的柱身、动物形柱头上所雕刻的植物图案会让人同时想起埃及、伊奥尼亚希腊和亚述,但却依然是典型的波斯风格。
  宫殿建筑群是按事先规划好的蓝图统一修建的。
建筑群坐落在由岩石开辟出的平台上(450×300米),平台用巨石垒成的高大支撑墙加固。
平台边用半成品砖砌了一堵厚墙。
平台的中间凿出两道十分陡峭的石梯,2500年前战车就是沿着这两道石梯轰隆而去,飞驰的骑兵疯狂疾驰,因为统帅大流士急着要向国王报告战胜的情况,献上丰富的战利品。
  波斯波利斯城遗址巨大的石梯每个阶梯都有8米宽,而且每一个阶梯都是用整块的石头凿成的,这更增加了进城队伍的隆重气氛。
“通向所有民族的大门”(学者们将之称为“四方之门”)的石梯共有106个阶梯,是国王薛西斯一世时期建成的。
  “四方之门”是一座方形大厅,大厅里有四根雕刻柱子。
“保护”四根柱子的是巨大的人首牛身飞牛雕塑。
很久以前,被阿契美尼德国王征服的民族和国家的使臣,带着丰富的礼物和贡品,穿过“四方之门”前去觐见阿契美尼德君主。
这里,他们等待国王恩准进入阿帕旦纳大厅,也就是正厅,或称作大流士的“觐见大厅”。
  宏伟而豪华的阿帕旦纳大厅是那个时期建筑艺术的典范,是古代波斯建筑的瑰宝。
这是一个巨大的正方形大厅,边长为35米。
“觐见大厅”天花板的拱顶由36根石柱支撑,每根柱子都由技艺精湛的工匠刻上了表现宫廷生活的浮雕。
  阿帕旦纳大厅面积为1000多平方米。
连接巨型大厅的楼梯也装饰着浮雕图案。
保存至今的柱子只有13根,它们依然支撑着平坦的楼板。
当时,为了采光,使空间显得宽敞明亮,这些柱子的间隔都很宽。
据说,波斯波利斯能同时接见近1万人——其中包括朝臣、军人和使节。
  每逢重大的日子,国王大流士会登上宝座,而从他旁边经过的都是那些有幸能一睹自己君主威严的人。
雕在墙上和楼梯两侧的队伍列队行进的图案保留了几个世纪。
队伍中什么样的人没有啊!佩剑的战士骑马或乘车行进;行进队伍祥和安静,戴高帽的大胡子萨基人在波斯国王和米提亚大臣的指挥下庄严地行进,他们运来了马作为礼物,还带来了金镯子和昂贵的衣服;在大流士前面行进的还有罪恶的巴比伦城的居民,他们穿着长长的缝了皱褶的衣服,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织物和戒指;巴克特里亚的居民赶来了笨拙行进的双峰骆驼。
  波斯帝国的强大和宏伟已经被记录在这里几个世纪了。
波斯波利斯的所有浮雕都油漆过的,虽然浮雕的颜色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黯淡无光,但其中有几幅浮雕到今天仍然保存得非常好。
  阿帕旦纳大厅的南面是三角厅遗址——“议事大厅”,东面是国王薛西斯金銮殿的遗址,或叫“百柱厅”。
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支撑大厅屋顶的是十排柱子,而每排又有十根柱子。
这里的柱子甚至比阿帕旦纳大厅的柱子还多,有几千个优秀的建筑师、工程师和各种不同职业的工匠——他们中有很多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俘虏——为修建这座大厅付出了艰辛的劳动。
  如同阿帕旦纳大厅的浮雕一样,我们在“百柱厅”里一些保存下来的浮雕上也能看到夹道列队的士兵。
而大流士本人坐在卫兵环侍的宝座上,似乎正在接见来访者。
“百柱厅”只用火把照明,因此在厅的深处总是一片黑暗。
  波斯波利斯建筑群还有许多其他建筑,在上千年的岁月里,无论是骄阳还是大风都没能将它们从地球上抹去。
哪怕仅仅是从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由许多大厅组成的、占地面积达11000平方米的宝库也能判断出这些建筑的大小。
宝库的门都被包上了薄金片。
1941年考古学家们找到过一片那样的金片,上面能看见清晰的动植物图案。
  波斯帝国国王们每年只在那儿呆很少一部分时间。
秋冬季节,国王们通常住在苏萨;天气转暖以后则与其侍从们上埃克巴塔那。
这两个都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君主们发号施令、执行法律和进行外交活动的首都。
而波斯波利斯则成了波斯帝国某种意义上的灵都。
  每年春分时节,国王都要来主持一次盛大的新年庆典,欢度诺鲁兹节。
从不邀请外国使节参加,这或许可用以解释,为什么无论是这一盛典,抑或是盛典所在地的这一城市,在西方的信息源中从没有提到过。
诺鲁兹这一古代波斯节庆岁岁不绝,是一种宗教性的庆典,由帝国至高之神阿胡达·玛兹达主持,其带翼象征物随处可见,但这同时又是王中之王邀请他的臣民都来参加的一种政治性会盟。
波斯波利斯的每一样东西似乎都是为欢庆诺鲁兹节而专门设计的,而执政王朝也年年岁岁亲临该城,以便接受波斯和米底亚贵族的贡献,接受帝国23个属地国家的臣服,从而象征性地重树他们的权威。
典礼的结束仪式是举行盛大宴会,宾客们席间可以享用到从骆驼肉到驼鸟肉的种种美味佳肴,最后席散时还可把用餐银盘随身带走。
  波斯波利斯的宝库储存了不少的财宝。
精美异常的珠宝首饰,价值连城的艺术作品和许多其他贡品——所有这些都充盈了波斯统治者的国库。
因此,希腊历史学家狄奥多写道,阿契美尼德人侵略埃及时,从法老的宫殿掠走了无数价值连城的象牙制品、金银餐具、伊西斯和其他古埃及众神的雕像,还有精美的雪花石膏花瓶。
其中很多都成了波斯国王的财产而被保存在波斯波利斯。
在这里甚至有赫梯国王和亚述国王亚述巴尼拔的高脚酒杯。
  然而公元前330年5月,波斯波利斯未经交战便落入了亚历山大大帝的骑兵部队手中。
亚历山大著名的步兵方队和轻骑兵显然要比波斯人的笨重马车更有威力。
占领波斯波利斯后,亚历山大掠夺了波斯国王的珍宝。
“除了王宫,亚历山大还让自己的兵丁洗劫了整座城市。
他们扑向黄金、豪华家具和绣金的紫红色衣服。
他们用剑把大量的华服和具有高度艺术价值的餐具分成多份,每人各取自己的那一份。
”  古希腊的作家们证实,入侵者在城里发现了惊人的宝藏:40000塔楞特银子以及同样巨额的财宝,按照希腊历史学家普卢塔克的估计,至少需要10000对骡子加5000匹骆驼才能将它们运走。
  古希腊历史学家作品中是这样讲述波斯波利斯的灭亡的:  “……亚历山大和朋友们一起设宴欢庆。
女人和她们的情人一起参加了欢庆活动。
其中来自阿提卡的泰伊达显得尤为出众。
她时而赞美亚历山大,时而拿他开玩笑,她借着醉意大胆地说出了完全与她故乡的风俗习惯相符的话语……泰伊达说,在这一天她要唾弃波斯国王高高在上的宫殿,她觉得她应该为自己在亚洲遭受的不必要漂泊而得到补偿。
但对她来说,更能让她感到愉快的就是让她即刻同参加宴会的欢乐人群在国王面前亲手烧掉薛西斯宫,因为薛西斯曾在雅典放了一把毁灭性的火。
就让人们去说吧,说伴随过亚历山大的女人们比著名的军队和舰队的首领能更好地为希腊报复波斯人。
”  于是,亚历山大在一片狂热的叫喊声中拿起火把,带领将士冲了出去,他们的足迹踏遍了这座王城的所有殿宇,在管乐声的伴奏下,放火烧毁了一切可以烧毁的东西。
  需要说明的是,公元前480年波斯国王薛西斯,即大流士一世的儿子和继承人,已经带领自己的军队渡过了博斯普鲁斯海峡,在希腊的土地上展开了军事行动。
薛西斯令人恐惧的军队洗劫了雅典,并烧毁了著名的卫城及其神庙和圣所。
一年后,波斯人遭到了毁灭性的失败。
又过了几十年,在波斯人侵略时期遭受损害的希腊城市和神庙几乎全部得到修复,而波斯人的侵略则像一道永不结痂的伤口刺激着希腊人的记忆。
  他们兵不血刃拿下了波斯波利斯,那时波斯军队离得很远,而且也已经筋疲力尽。
实际上,波斯人几乎处于彻底失败的边缘,而宫殿已被亚历山大所占有。
无论是从军事角度还是从理智角度看,波斯波利斯的焚毁都是无法解释的。
  当时是什么样的因素左右了亚历山大使他决定毁掉波斯波利斯呢?一些历史学家断定,是要为公元前480年波斯人对希腊的侵略这件事报仇的情感控制了他。
而另外一些研究者则推测,这是因为亚历山大知道,起源于波斯的拜火教传统把他看成是邪恶、地狱恶果的象征,是万恶之源阿里曼的化身。
据古希腊作家证实,亚历山大被指责杀死了许多祭司,烧毁了拜火教的圣书《阿维斯陀经》。
  至于这残酷毁灭的原因是什么,早在古时候希腊的历史学家们就已经开始进行争论了。
而随着熊熊大火灰飞烟灭的是国王写在兽皮和纸莎草纸上的无价档案文献,同时还有一部人类天才创作的最杰出作品。
  亚历山大是否本来就打算走得那么远,是个尚有争议的问题。
尽管普罗塔克的意思似乎是说,那是纵欲者失去理智的一场胡作非为,但他说得并不那么斩钉截铁。
古希腊罗马的历史学家们都各有各的说法。
可以确定无疑的则是,到第二天时,亚历山大就下令灭火,又过了些天,在死于叛徒之手的大流士的遗体被发现之后,他下令以应有之礼节厚葬这位波斯首脑。
  一夜的大火并没有毁掉波斯波利斯整个王城。
烧掉的仅只是建筑物的上层结构,因为其主要材料是雪松。
然而,经受了这场大火之后,接着便是年久失修。
波斯波利斯的城墙,如同美索不达米亚诸城邦的城墙一样,均由土砖砌就,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最后也就塌坍了。
波斯波利斯渐渐被人遗忘了。
它的命运是短暂的,又是奇特的。
  在2500年后的今天,波斯波利斯已只剩下一副骨架。
奇形怪状的一堆堆废墟,空荡荡的门框,以及石柱柱基,似乎都在满怀着永恒的期望,凝视着这一望无际的平原。
多少世纪以来,这些遗迹一直在诱使人们进行种种揣测。
1930年以来,波斯波利斯的发掘工作已经提供了有关这一古代波斯文明的许多珍贵资料。
虽然波斯波利斯的神秘面纱依然存在,但我们不难想象,大流士如何从离波斯波利斯几公里远的纳克谢·鲁斯塔姆的坟墓中走将出来,去检阅他的万人禁卫军。
P2-5


下载链接

世界文化遗产-(上.下)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