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纳唐寺版画遗珍

西藏纳唐寺版画遗珍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10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
作者:王家鹏,宗绪盛 编著
页数:148
书名:西藏纳唐寺版画遗珍
封面图片
西藏纳唐寺版画遗珍

内容概要
  西藏纳塘寺版画是十八世纪西藏佛教版画艺术中的杰作,这51幅版画,为我们认识研究西藏纳塘寺版画提供了宝贵的实物材料。
王家鹏、宗绪盛编著的《西藏纳唐寺版画遗珍》收录的这三套版画的发现意义不凡,它们可能是国内目前所见西藏纳塘寺版画唯一的实物遗存,海内孤本弥足珍贵。不仅填补了清代西藏纳塘寺版画的空白,也为中国佛教版画史提供了重要的文物,启发我们重视西藏版画艺术这一宝贵民族文化遗产,使其得到更好的保护与弘扬。
 
作者简介
   王家鹏,男,汉族,1951年生于北京。1985年始供职于故宫博物院,曾先后担任陈列部宫廷组副组长、宫廷部宗教组组长。现任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文化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  长期从事藏传佛教文物的保管陈列与鉴定研究工作,对藏传佛教建筑、佛像、唐卡等各类文物有比较系统的研究。在清代宫廷藏传佛教文化,明清藏汉文化交流,清王朝治理西藏策略等方面也有深入探索,先后发表论文多篇,论著多部。主编《清宫藏传佛教文物》图录,发表《故宫雨花阁探源》、《故宫六品佛楼梵华楼考——清代宫廷佛堂典型模式》、《中正殿与清宫藏传佛教》等。宗绪盛:个人收藏家,三十多年钟情于“纸片子”的收藏与研究。曾接受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北京青年报》等媒体的采访,发表关于民国历史文化的文章多篇。
书籍目录
一、绪输——西藏纳唐寺版童遗珍考
二、释迦牟尼佛源流组书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一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三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四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五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六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七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八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九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一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二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三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四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五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六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七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八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十九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一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二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三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四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五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六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七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八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二十九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三十
 释迦牟尼佛源流之三十一
三、喀巴源流组宣
 宗喀巴源流之一
 宗喀巴源流之二
 宗喀巴源流之三
 宗喀巴源流之四
 宗喀巴源流之五
 宗喀巴源流之六
 宗喀巴源流之七
 宗喀巴源流之八
 宗喀巴源流之九
 宗喀巴源流之十
 宗喀巴源流之十一
 宗喀巴源流之十二
 宗喀巴源流之十三
 宗喀巴源流之十四
 宗喀巴源流之十五
四、罹漠舆天王组宣
 羅漠舆天王之一
 羅漠舆天王之二
 羅漠舆天王之三
 羅漠舆天王之四
 羅漠舆天王之五
 羅漠舆天王之六
 羅漠舆天王之七
後記

章节摘录
版权页:插图:
编辑推荐
《西藏纳唐寺版画遗珍》是由北京出版社出版的。


下载链接

西藏纳唐寺版画遗珍下载

评论与打分
  •     一、关于纳塘寺版画
    中国古代佛教版画的刻印往往与大藏经的刊刻密切相关,留存最多的佛教版画就是佛经扉页插图。新见版画这样成套的几十幅大尺度独幅版画,印版刻制、版画刷印要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藏区的一般寺院难以承受,应出自藏区著名的大寺院、印经院。根据画面内容可以断定这些版画是清代作品,这批版画可能出自清代著名的四川德格印经院或西藏纳塘寺印经院,究竟如何必需版画实物或图录、研究着录及相关的文献证实。
    中国古代佛教版画史上,年代最早的具有藏传佛教艺术风格的版画出现在是西夏王朝刻印的佛经上。11世纪初西夏立国后,西夏王室尊崇佛教,在吸收汉传佛教的同时,大力吸收藏传佛教文化,藏传佛教文化在西夏得到了大规模的传播,在黑水城遗址出土的多幅西夏版画具有鲜明的藏传佛教艺术特点。元代之后伴随着藏传佛教在内地的传播,佛经雕版印刷的发展,具有藏传佛教艺术特点的版画以一种全新的样式出现在内地佛教版画的艺坛上,如元代《碛砂藏》每种经卷前,皆冠有扉画,共有八块图版,轮番施印。画面绘刻佛、菩萨数十人,构图饱满,纹饰繁密,人物造型吸收了西藏佛教萨迦派与尼泊尔佛像艺术因素,镌刻工巧精细,纸墨亦精良,是中国古代佛教版画中不同凡响的巨制。元代已有单本藏文佛经在内地雕版印刷。[1]自明代开始雕版刊印整部的藏文《大藏经》,先后完成永乐版、万历版、理塘版《甘珠尔》。入清之后,随着佛教文化的发展,佛经雕版印刷业在藏区繁荣兴盛起来,形成了以寺院为主的多座大型印经院,大量印刷藏文《大藏经》等典籍。较著名的有四川德格印经院、西藏纳塘寺印经院、布达拉宫印经院、青海塔尔寺印经院、甘肃拉卜楞寺印经院等。完成了多种版本的藏文大藏经,如卓尼版、纳塘版、德格版、北京版、库伦版等。佛经中多有扉页插图绘诸佛菩萨像,佛教版画的刊刻也随之发展起来。其中西藏纳塘寺印经院版画、四川德格印经院版画最为著名。
    四川德格印经院位于德格县更庆镇欧普龙沟口。该院于1729年由德格家族第十二代土司兼六世法王却吉·登巴泽仁创建。至今德格印经院建筑、印经版尚存,德格印经院版画刀功精细雄健艺术水平很高。1960文金扬先生编着《藏族木刻佛画艺术》,2002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德格印经院藏传木刻版画集》。两书展示了德格印经院、康区寺院版画的**艺术成就。经仔细查阅上述两书及相关材料,没有找到线索证明新见版画是德格作品。
    再察西藏纳塘寺版画。西藏纳塘寺位于西藏日喀则市区境内,距市区20公里。是后藏重要古寺,藏传佛教噶当派中教典派的发源地,是噶当派祖师仲敦巴弟子博德哇的再传弟子董敦·罗追札巴1153年(宋绍兴二十三年,藏历第三绕迥之水鸡年)创建,该寺主要传承噶当教典派的法统,传授迦湿弥罗戒师释迦室利所传戒律,成为噶当派著名的律宗道场。16世纪以后改宗格鲁派隶属扎什伦布寺。清雍正皇帝曾赐名“普恩寺”。纳塘寺设有著名的纳塘印经院,它是西藏最早的一座印经院。早在13世纪第一次藏文大藏经的结集编订就是在纳塘寺完成的。纳塘寺自第四任堪布迥丹日贝惹迟起,即搜求整理流传于各地的藏文经论。第六任堪布俄桑格恰时(1244-1253年在任),编辑出完整的甘珠尔与丹珠尔。第十一任堪布扎巴喜饶时(1316-1327年在任)完成雕印第一部藏文藏经,是为纳塘古板大藏,其经版及印本现均已失传。[2]另据东噶先生在《西藏文献目录学》[3]一文中所记,1312年,元朝仁宗皇帝邀请纳塘寺的格西嘉木格巴西到内蒙古传教,返藏后,嘉木格巴西送给自己的老师觉丹热白热智一批从内地带回的笔墨纸张。之后不久,觉丹热白热智率罗色降曲益等人,收集了当时藏区能找到的所有《大藏经》,完成了《甘珠尔》和《丹珠尔》的汇聚工作,并把《甘珠尔》和《丹珠尔》藏于噶当派的纳塘寺里。由僧伽嘉央于1320年按照甘、丹目录抄编了一套完整的《大藏经》,存放于纳塘寺里。这套《大藏经》虽不是刻版,但是后来人们仍然习惯地称之为纳塘古版。纳塘古版是最早最完整的一套《大藏经》典籍。众多藏文史籍认为纳塘古版是后世《甘珠尔》各种刊印板之范本,为后世学者和广大僧众所推崇。
    十七世纪末,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在纳塘寺内修建了印经院,并命令第司桑杰嘉措主持刻印《甘珠尔》,刻印了以般若十万颂等经典28函,历时7年。其后不久,仓央嘉措被废,第司桑杰嘉措也被杀害,刻印工作停顿下来。
    1730年(雍正八年)掌管西藏地方政府的郡王颇罗鼐索南多杰主持修复纳塘印经院,调集全藏著名的书法家、刻工和画师,集结一大批年轻僧人学习雕版印刷技术,经过多年的努力,至1742年(乾隆七年)在第司桑杰嘉措刊刻的基础上刊刻完成了纳塘新版《甘珠尔》108部,《丹珠尔》215部。版成后存于纳塘寺印刷流通。印版雕刻质量很高,该版的第一批印本,在日喀则扎仁伦布寺和拉萨布达拉宫内尚保存有原本。在完成纳塘新版大藏经的刻印过程中,颇罗鼐及其长子居美才旦主持刻印了佛本生故事,十六尊者和宗喀巴生平等唐卡印版。此即纳塘寺版画的来源。这多套版画印版在西藏流传广泛,十分著名,与新版纳塘大藏经经版一起成为纳塘寺的重要文物,
    据钦则旺布1892年所著的《卫藏道场胜迹志》记载:
    “从扎什伦布寺上行,便可到达纳塘寺,此间有许多普通的加持佛像、佛经、佛塔……大官人颇罗鼐台吉时镌刻的《甘珠尔》和《丹珠尔》的木刻版,佛本生传和十六上座唐喀的印版等等。……假如有人想一睹此等宝物,须得扎什伦布寺的允准文书”。[4]
    东噶洛桑赤烈先生在《红史》校注中指出:
    “1731年,第十二饶迥铁猪年颇罗鼐任施主,刻了甘珠尔一百函的印版,此后继续刻了丹珠尔二百二十五函的印版,以及释迦牟尼佛生平卷轴画二十五幅的印版,还刻了一整套宗喀巴生平卷轴画,共十五块印版。”[5]
    这些木刻印版拓印的版画,主要作用就是作唐卡的底本,代替墨线稿,为唐卡的绘制提供了权威样本,使大量绘画同一内容唐卡更准确快捷,促进了唐卡艺术的传播发展。《波罗鼐传》记载,波罗鼐在主持西藏政务19年中,积极支持西藏佛教的发展,施资赞助各大寺院维修殿堂,奉立佛像,[6]在刻印大藏经的期间还请画师绘制了大量的唐卡,供奉各寺院,这些印版的刻制应与此事有关。《波罗鼐传》记载:
    “在那段时间,绘制了佛本生传,系依据印度法王达畏旺布着的《如意树》画了一百零七幅,为了凑足一个吉祥之数,又照达畏旺布所补述的加了一副,共为一百零八幅传记故事图,另外,又依据规范师萨错金写的我佛三十四代本生传、弥潘让穷多吉所著的一百代本生传的题材,绘制了许多布面画。还绘制了分列两侧的十六尊佛弟子,各个教派的高僧大德、静猛本尊的曼荼罗、金刚护法神等,这些都是出自卫藏地区所有的高明画师之手。”
    “此外还有墨写的《大般若十万颂》、极乐世界浮雕、各种卷轴画、释迦牟尼佛像、十六弟子像、莲花生大师的智变八相,以及无数版画、许许多多佛菩萨铜像。”[7]
    纳塘印
  •     毕竟是老旧的东西,能印出这个效果算不错了。仔细看,还是能感受到原物的精美。
  •     装帧不错。内图如果不是复印,白描处理可能效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