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者归来

亡者归来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
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
作者:薛继军主编
页数:201
书名:亡者归来
封面图片
亡者归来

内容概要
《圣经》中说上帝是按照自己的模样创造了人类,而达尔文则言人类是由自猿进化而来。而关于几千前的古人究竟长得什么样?对于现代人来说,根本无法想象!    人类历经悠悠千载的沧桑巨变,而今,当我们亲眼目睹两千多年前的贵妇尊容,当我们触摸尘封千年气势恢宏的秦始皇皇马俑,当我们大胆推测越王勾践当年秘密囤兵储粮的水下军事基地时,我们已悄悄揭开历史的神秘面纱,隐约看见一幅幅真实生动的远古画卷。它苍茫壮阔,它细致婉给,引人无限遐想……
书籍目录
神秘的马王堆——喷火古墓
神秘的马王堆——千年女尸神秘的马王堆——亡者归来解不开的迷窟——神秘的岩穴解不开的迷窟——不可告人的神秘工程契丹女尸之谜——古墓魅影契丹女尸之谜——死亡密码消逝的大河桥——神秘的铁牛
消逝的大河桥——修建之谜古格之谜——高原上的王朝古格之谜——阳光下的消失秦军秘史——身世之谜秦军秘史——决胜这战秦军秘史——武器之谜秦军秘史——灭亡真相王者气势——消失的秦朝建筑寻宝记

章节摘录
书摘嘉宾刘小豹湖南省博物馆开放管理部主任,从事马王堆研究工作30余年,有多年文博研究经验。
导语:在上世纪的一次防空洞挖掘中,忽然惊现喷火的千年古墓,蓝色的火焰究竟预示着地下什么样的秘密?
神秘的马王堆——喷火古墓
上世纪70年代初的一天,长沙附近的解放军驻军正在挖掘战备工事,在工程进行到一座防空洞时,负责发掘的战士忽然发现前方的土质与以往的相比略微有些疏松。
继续挖下去后,结果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他们竟然遇到了一个喷火的古墓穴!燃烧的蓝色火焰让人心中充满了好奇,这其中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墓穴世界?
刘小豹:当年发现这个喷火古墓,其实对于我们考古界来说,并不算是新闻。
因为早在1956年,我们国家第一次进行文物统计工作的时候,我们的考古工作者就在那儿竖立一个文物保护标记,把它作为湖南省的重点文物保护,不能去动它。
但是进入到上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的时候,是中国正好发生“文化大革命”,这么一个特殊阶段,所以这个保护标记就给砸了,紧接着是一个部队进驻到这个地方,当时是为了挖一个战备工事,就发现院里面就只有这么两个大土包,而这个大土包四周没有任何标记,因为当时标记已经被砸了。
所以,战备工事就这么开工了。
最开始,这些发掘的战士是用钢钎探土,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把钢钎插进去的一瞬间,大家听到了一种声音,似乎是气体向外泄漏的声音。
仔细一看,一股莫名的气体正从土壤里向外喷射。
许多人回忆说,挖掘了这么多防空洞,这样的情况还是非常少见。
刘小豹:当时在场的参与施工的战士都惊呆了,不知道这底下究竟是什么东西。
于是有人就用手去摸,发现这个气很凉,然后有人试着用水去泼,结果发现水花四溅。
有一个战士觉得好奇,尝试着拿火柴去点,没想到一点就烧起来了,而且冒出一种跟咱们现在使用的液化石油气一样的蓝色的火苗,而且那个火力很大。
看到这样的蓝色火焰,当时在场的战士全部吓坏了,这是为什么呢,下面有什么东西,是不是鬼火?在场的战士全部吓跑了。
发现喷火古墓的这一天,我记得好像是1971年的12月27日。
马王堆位于长沙城的东郊,是一座由两个小山丘连接的土堆。
今天的长沙城已经延伸到了这里。
就在马王堆的山脚下,依然可以找到30年前出现神秘喷火现象的防空洞。
据说,30年前的神秘喷火现象出现后,工兵部队曾经被派到了这里,他们怀疑挖到了战争时期遗留下的军火油料库,但是,搜索勘察后却一无所获。
刘小豹:这个消息传到我们湖南省博物馆是3天以后了,就是12月的30号。
当时我们的馆长、副馆长就带着一个同志迅速赶到了马王堆。
当时一看火力已经不强了,因为毕竟已经一直不停地烧了3天了,还有人拿着香烟到那儿去点烟抽。
而且进出这个洞的人特别多,大家都进去看热闹。
他们也试图从医院借氧气袋,想收进去一些气体,但是最终因为气体火力太弱,这个气体就没有收集得了,所以这些气体究竟是些什么成分,现在成了一个遗憾了。
听到发现喷火古墓这个消息,对于专业的考古学家来说,第一个感觉是遗憾。
并不是因为那种神秘气体的耗尽,而是因为古墓被意外破坏了。
但是失望之余又感到一丝欣慰。
原来这种现象在考古界早有定义,类似的古墓叫做火坑墓。
刘小豹:火坑墓,这是南方地区特有的一种墓葬。
一般来说,火坑墓都密封得非常好,埋葬相对有一定的深度,相对的能够保持一定的恒温、恒湿。
当这个墓里随葬物品大量的有机物被墓当中的腐败菌,一种厌氧菌分解之后就会产生一种气体,这种气体就类似于我们现在的沼气。
沼气,重量是空气的一半,但是它扩散的速度是空气的3倍。
如果墓穴密封做得不够严密,即使产生沼气,也会在短时间内泄漏干净。
因为喷火意味着密封得非常好,也就意味着尸体和物件保存良好。
1942年在长沙的子弹库地区,这是一个地名,一个战国墓穴被人盗掘。
据盗墓者回忆说那就是一个火坑墓。
30年之后的70年代,考古人员对这个墓进行清理时,发现这个墓主人的尸体并没有完全腐烂,它的骨骼上居然还依附着一些肌肉,如果不是火坑墓的话,我想不可能还有这种发现。
在马王堆火坑墓发现之前,中国考古界还没有目睹过完整的火坑墓。
证明这种古墓存在的记录全部均来自盗墓者的讲述。
考古文献《长沙古物闻见录》就曾这样记载:“一朝发泄……忽轰然有声,俄顷,磷火由隙内喷出,高达五尺,刺刺作响,斯时,满坑皆火,窑工俱葬身火窑。

那么,这座火坑墓的主人会是谁呢?考古工作中,考证古迹的年代和出处是一份很重要的工作。
但是,马王堆对于湖南省博物馆的考古队员们来说,却是一个多年来都没有破解的谜团。
刘小豹:事实上我们在翻阅湖南地方志的时候,我们就发现湖南很多地方志,从北宋以来对马王堆这两个大土堆都有过记载,但是记载不一致。
一个说法是,马王堆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它是五代十国时期楚王马殷和他家人的墓地。
这个在光绪年间,湖南的地方志里头对这个都有记载。
顾名思义,所以叫马王堆。
但是,恰恰在另外的一些地方志里面,比如说北宋年间,它记载的是马王堆这两个土堆是西汉长沙定王刘发葬程、唐二姬的合葬墓,是一个汉墓。
而且清代的一些地方志,像大清一统志,像湖南县志、长沙县志,都延续了这种说法。
就是说,对这一个地方,事实上在地方志里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说法。
在正式挖掘前,能找到的历史记叙中就有两种说法交替出现,但墓主人必定只有一个,那么它究竟是谁的墓?
证明马王堆是五代马殷陵寝的最有力证据,是清代地方志中的一幅山河图和图的标注,凭借这幅地图,人们相信,楚王马氏的坟冢就在省城外东北。
但是,这个说法一直没有得到考古挖掘工作者的肯定。
但是,五代十国的历史被北宋王朝更迭后,一本《太平寰宇记》却说,2000年前,西汉景帝的儿子叫刘发,被分封在长沙。
刘发把生养他的两位母亲程姬和唐姬,葬在了长沙城东,叫做双女冢。
从位置上看,马王堆与双女冢完全吻合,而外形上又确实有两座大土堆。
那么,马王堆的主人究竟是五代马殷还是汉代的王妃呢?这段悬案延续了千百年,直至到1951年,从北京来了一支考古队,人们才终于给马王堆做出了年代上的定位。
刘小豹:准确地说是在1951年的年末。
1949年建国之后,伴随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第一次城市建设,就派出很多支工作队分赴去各个省开展一些文物普查工作。
那么也就是在这一年的冬天,当时考古所的副所长夏鼐博士,他是留英的博士,现代考古学的一个泰斗级的人物,他就带了一支工作队到湖南。
我们湖南省博物馆的同志就告诉他,在我们的东郊有两个大土堆,说您是不是也去看一看。
夏鼐就带着工作人员走到那个地方去。
他一看,根据这个墓的外形就判断,这是一座汉墓。
现在我们听起来,感觉只凭借外表就判断是哪个朝代的墓是不是有点太难了?但是根据他多年的经验,汉代墓,尤其西汉墓,一个典型的特点,就是墓葬规模都特别大。
所以从墓葬的外形来看,有经验的考古工作者,尤其像夏鼐那一类的专家级人物,仅凭经验就可以很准确地判断了。
30年前,也就在火坑墓喷火后不久,考古队员们在火坑墓旁,又找到了两座墓葬。
从土质上看,三座墓葬下葬在同一年代,应该来自同一个家族。
而鉴于火坑墓已经遭到破坏,湖南省博物馆考古队首先对火坑墓进行了发掘。
发掘整整进行了3个月,整整下挖了18米。
也就是在这个火坑古墓中,人们目睹了墓主人2000年前的尊容,也就是后来著名的马王堆女尸。
刘小豹:这么告诉你,后续我做过一些调查,我问过很多当年参与发掘一号墓的工作人员,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员,包括这些非常有经验的老技工都说,一直到打开白膏泥木炭之后,当一副非常新的椁,一个葬具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大家还不相信,这个墓中会出现一具完整的西汉女尸。
因为长期的工作经验告诉他们,能够有一把骨头、有一点头发就是非常理想的一个状态。
一般情况下,汉墓因为年代久远,这个人肯定已经腐败了。
但是,挖掘的结果却让当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一副完整的女尸被丝绸包裹着展现在人们眼前。
她究竟是谁?她的墓葬规模如此之大,葬质的等级如此之高,随葬的物品如此精美,考古人员急于找到答案。
在对墓葬的随葬品进行提取时,考古队员们就已经看到了陪葬品上的铭文写着:侯家。
这个名字对考古队员来说并不陌生,它是《史记》和《汉书》中均有记载的西汉列侯的爵号。
侯二字最早出现在公元前193年,这一年是汉惠帝二年,史书上说:长沙国丞相利仓,受封侯爵号,食邑700户。
侯家族世袭四代,至公元前110年爵位撤销,前后延续了83年。
刘小豹:铭文上写着侯家,这个量居多。
另外的还有一些“长沙王”之类的印记,但是数量相对的很少。
根据铭文的记载,大家比较认同西汉女尸应该是侯,跟侯家有直接关系的一个人。
但是一部分专家,特别是在日本的一些专家,他们在《朝日新闻》上,以及其他国内有影响的杂志上发表文章,就这个墓葬的等级等方面,他们推论,这个绝不可能是一个侯的墓葬,它至少是个王级规格的墓葬,所以这个墓主人何许人也的争论,事实上挖了马王堆一号墓之后才停止。
从墓中出土的招魂幡看,墓主人生前是位身份显赫的贵妇。
而就在这位贵夫人的梳妆盒中,考古专家找到了一枚角质印章。
这枚印章因出土时已经损坏,如今已经见不到印章的样子,幸运的是考古队员记下了上面刻有的字样:“妾辛追”。
看来,神秘的墓主人名字叫做“辛追”。
但是,史书中对名叫辛追的女人没有任何记载。
那么,这个两千年来不腐的身躯到底是王妃还是侯的家人呢?
刘小豹:接下来就开挖了三号墓,因为三号墓紧挨着一号墓的脚下,在一号墓的脚下处在一个不太容易被人发现的位置。
这个肯定是她的后代,因为当时有这么一种常识性的说法,那就是子女辈的,葬在父母的脚下,是这个家族后代的墓。
这个当时是可以下定论的。
结果发现三号墓也是保存异常完整,在这个封土全部刨净之后,就发现那个椁板依然保存非常好。
当时所有的人都希望甚至都在那儿想,很有可能还会出一个尸体。
当时,湖南省博物馆挖掘完马王堆一号墓汉墓之后,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当时国务院特批拨款260多万元,打算在湖南省建立当时号称亚洲第一流的博物馆,带有文物仓库的全封闭、恒温、恒湿博物馆。
而在这个博物馆的地下室里,当时的设计还保留了两个空位,专门展示尸体的空位。
刘小豹:当时博物馆里的另外一个位置,说白了,就是等着三号墓的尸体的。
当然最终的结果,令大家非常失望——没有尸体,只有一个完整的骨架,是一个男性,身上的206块骨头一块都没少,但是肌肉都已经腐烂了。
根据这个骨架测量死者的身高有1.85米,在那个时候的南方地区,算是很高的,年龄测定大概30多岁。
出土的文物和一号墓不太一样,除了我们常见的其他的随葬物品、丝织品这一类的东西,这个墓有两类东西是一号墓没见的,一是出现了大量的兵器,总量有38件之多包括兵器架、弩、剑这一类的东西都有出土;第二个就是出土了古代大批的书,这个书是写在丝绸上的帛书,大概文字数量10多万字,种类是40多种。
就这两类东西。
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出土的书中,包括的领域非常广泛,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无所不有。
而且,在众多随葬品中,还出土了一幅军事地图。
于是,专家们猜测,三号墓地的墓主人很可能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将军。
那么,这位将军和一号古墓中出土的女主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刘小豹:这是它这个墓当中比较特别的,所以对这个人,跟马王堆出土的一号墓辛追夫人是什么关系,大伙就开始有议论了,因为女尸墓里面有印章。
那么三号没有找到,所以不能马上确定他的身份。
但是直到今天,也没有找到能够说明他真实身份的一个文字。
虽然,三号墓也出土了一些印有侯字样的封泥,但是,依据过去的考古经验,陪葬品上的封泥印记只能表明陪葬品的出处,它有可能是亲友赠送,也有可能是操办葬礼人的供奉。
两个墓穴,两千余件文物,考古学家们却依然不能确定辛追母子到底出身何处。
马王堆只剩下最后一座古墓,这也就成为上上下下破解马王堆之谜的希望。
刘小豹:当时应该说一号墓的发掘使大家兴奋到了极点,这个三号墓的发掘又给大家输了点氧,二号墓的发掘大家期盼能够获取更大的成果,接下来,二号墓的挖掘工作也开始了。
但是非常遗憾,在发掘工作开始的时候,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情形终于出现了:这个墓被盗了,而且是非常严重的被盗了。
其中至少两次已经“盗到底”了。
其中有一个盗洞,据分析还是1000多年以前的唐朝时期留下的,因为在这个盗洞里面,我们发现了当年盗墓人使用过的一个陶器;在另一个盗洞里面,我们居然发现了1948年产于上海的球鞋,也就是说,最后的被盗时间竟然发生在1948年以后。
面临一个被盗的墓,许多考古学家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有经验的专业工作者都清楚被盗意味着什么,不仅文物被洗劫一空,许多重要的信息也会被盗墓贼随意破坏,甚至失去探明墓主人的重要线索。
但是,挖掘工作还是要继续下去,事实也表明,二号墓中的文物已经非常稀少,而且是残破不堪。
考古学家根据被盗现场分析,二号墓中的文物应该不少于400多件,但完整的已经所剩无几。
刘小豹:开挖二号墓的时候天气又不好,正是湖南最冷的冬季,所以当时工程师领导小组的组长、湖南省委书记李振军就鼓励大家一定不要泄气,我们肯定还会有重要的考古发现,不要放弃任何的现场遗迹。
他还要求我们把墓坑里的淤泥都要清理干净,都要带回来清理。
因为考古发掘是一个非常严谨的科学,它不是取宝式的,必须要将可能发现线索的地方全部清理干净。
所以我们把所有的淤泥都运回到湖南省博物馆,就在自来水下冲洗。
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称之为“马王堆汉墓的眼睛”的三件文物就出土了,这三件文物是三颗印章。
污泥中出现的三颗印章,分别刻着:侯之印、长沙丞相、利仓。
二号墓的主人就是史书中所记载的第一代侯——利仓。
而从这两座大墓的性质推断,喷火古墓的主人是利仓的夫人。
她的名字一如梳妆盒内的印章,叫做辛追。
刘小豹:一颗玉印,两颗铜印,虽然体积都不大,但是保存得非常好,现在我们湖南省博物馆都陈列出来了,文字非常清晰,证明二号墓是侯的墓葬,也证实了一号墓地究竟是一个什么样身份的人,既不是王妃,跟楚王马殷又无任何关系,她只是长沙国丞相侯的夫人。
那么关于侯的身份,可能很多人比较陌生。
当时我们在他的墓里发现了一个弩机,一种远射兵器的一个扳机,这个弩机上有铭文,这个铭文表明这个弩机的出产地是秦朝的一个皇宫的宫室,制作非常精良,规格很高。
我们就分析侯应该是当年跟随刘邦打天下的这么一个人。
而这个弩机可能是缴获的一件战利品。
考古学家分析,作为与刘邦一同打天下的早期将领,在刘邦建立汉朝后受到王侯分封是理所应当的。
但自古以来,诸侯与中央的矛盾也是在分封伊始便深深埋下的。
因为刘邦清楚,这些帮助他获取天下的将领,作为能征善战的枭将,许多人具备雄才大略,况且相当数量的功臣是老对手项羽的部将。
于是,如何驾驭这些分封王,刘邦为此绞尽了脑汁。
刘小豹:后来,刘邦想到一个好主意,要选派一批人,以丞相的身份监视这些异姓王。
那么利仓就是被刘邦任命的丞相,中央直接派遣的丞相,到长沙国来的,监视长沙国王,一位吴姓的封王。
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利仓受封侯爵号在西汉惠帝二年。
依据这个时间,史学家推测,利仓受封为侯,与西汉初年扑朔迷离的政局有很大关系。
西汉王朝建立后,与异姓王的明争暗斗一直没有停息,直至演变成了一场血雨腥风的杀戮。
而就在这场绞杀中,只有一个异姓王国站在了刘氏皇族一边,它就是利仓担任丞相的长沙国。
刘小豹:在辅佐刘氏王朝稳定祖国边疆这个问题上利仓建立了丰功伟绩,所以朝廷对他包括对他的子孙,应该说都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或者待遇的。
但是,侯利仓很不幸的是他去世的那个年代非常不好,他死得很早,死在文景之治前,那么在这个期间中国汉代历史上发生了很大的一件事,就是吕后的专权,除了分封自己的子弟以外,而且大杀功臣,利仓作为刘邦的忠臣肯定在打击排挤之内,他就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中,这个年代里去世的。
后人至今无法回想,那个曾经跟随汉高祖马上征战的将军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是如何的郁郁不得志,仅从现存的墓穴规模来看,二号墓要比三号墓简朴得多。
按照一般墓葬习俗,主人墓和夫人墓的脚下应当是他们后代,而一代治国有方的长沙丞相,竟然连自己儿子的墓葬都远远不及。
刘小豹:其实,利仓正赶上这样一个不太好的历史时期,那么到了他的儿子第二代侯开始,刘姓子弟重新从吕后手中夺回政权后,侯家族肯定被平反昭雪。
平反昭雪之后,儿子继承父业,继续继承这个爵位,这个官职越封越高,他的孙子已经到了中央八卿之首奉常,重孙子成了东海太守,手握重权的这样一员大将。
但是,最后侯家族的结果还是不那么好的,由于他的过于强大,渐渐地,帝王感到对他的政权形成威胁了,就想方设法找他的茬儿把他除掉。
最后,事实上是挑了他的一个毛病,说他是擅自发卒为卫。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擅自把一些军队的战士拿来给自己当护卫,找了这么一个茬儿。
按照汉代的法律,这是要杀头的,那么正好赶上大赦,死罪就免了,活罪难逃,削职为民。
所以侯家在史书上就是这么短短的四代人。
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了,“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从第二代侯开始,发展到第三代和第四代,那个时候的侯家族应该说达到了一个辉煌的顶点,那么,马王堆一号墓地,也就是夫人的墓葬的规格,正好处于这个时期,从随葬品的精美和数量上,考古学家也准确地得到这个结论。
马王堆三座汉墓出土的陪葬品共有3000多件,吃、穿、用乃至休闲娱乐、服侍生活的仆人木俑一应俱全,极尽奢华。
而这些当中,最珍贵的是2000多年前的丝绸、漆器和10万余字的竹简、帛书和帛画。
它们再现了西汉盛世的繁荣景象,追溯了辛追不凡的一生。
刘小豹:辛追夫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大概10多岁的时候就嫁给了利仓,这是一个推算。
因为在利仓死的时候,她大概不到30岁,而且这个时候已经为利仓留下了儿女。
在利仓活着的时候,辛追夫人肯定是相夫教子。
但是在利仓死后,主要工作就落到她的身上,我们从三号墓出土的一些书籍上来看,三号墓的墓主人是博览群书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什么书籍他都看,一共有40多种,而且他又被证明了是一代将才,所以这些应该和家教,也就是辛追夫人的教导有直接关系。
辛追夫人自幼便入嫁利仓家族,由于当时的一些局限,她很可能是个文盲,但是她注重对子女的教育,也正是在这种严格的教育下,侯的家族渐渐强盛起来,孙子成了中央八卿之首。
同时,在利仓去世前后,史书中还记载,侯家族并没有从此走上落败之道,从马王堆随葬品的清单上考古学家可以看出,当时侯家族拥有的奴婢数量已经达到上千人。
但是,当考古学家在对辛追夫人的尸体进行研究时发现,在去世前的相当长的时间内,她竟然百病缠身。
刘小豹:她的身上有10多种病,包括我们所谓的现代病,比如说冠心病、肺结核、多发性的胆结石,在她身上都有反映,甚至还有血吸虫病。
即使我们现代人得了这些病,说实话意味着你的身体已经很糟糕了,那么作为这样一个寡妇,要面对如此庞大的家政的管理,孩子教育的问题,又面对这样的疾病,如果没有坚强的意志,我想她撑不到那个时候。
尤其在那个时代,当夫君早亡,留下的这个寡母就得撑起一片天。
所以我想这个侯夫人从她的身上就能反映这样一些问题,所以我们才会对她充满敬意,我们不仅仅是把她作为一个2100年前的尸体的标本来看,我们更多的就是一种敬意。
在辛追夫人接管侯家族事业的那段时间里,家道不仅没有衰败,反而渐渐强盛起来,正巧与国家良性发展的“文景之治”相互应和,形成了历史上一个相当发达的文明阶段。
刘小豹:如果对马王堆汉墓不进行发掘,我们很难真正理解文景盛世究竟达到什么样的盛况空前,我们可能想象不到。
整个这一个时代从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文化的、艺术的方方面面,你都能够在马王堆汉墓当中找到各种各样的证据。
比如我们在马王堆墓里发现的东西很有趣,我说了可能现在的人很多不敢相信。
我们在马王堆一号墓随葬品里发现了一个梳妆盒,有两个大层,打开以后,除了我们看到的日常的梳妆工具,梳子、篦子之外,我们发现了一些非常奇特的化妆品,比如说有类似于我们现代的胭脂、口红、粉底这一类的东西。
此外,还有假头发,当时辛追夫人下葬的时候,就是戴着假发,因为她秃顶很厉害,随葬的时候就戴着假发。
随葬品里还戴着备份,万一不够用了,还有备用的。
还有几样化妆工具我们也没有想到,甚至还有修眉的镊子,也在马王堆里发现了。
还发现了一个专门画眼影的工具,很细长很细长,沾着那个粉画眼影的工具,甚至还发现了打粉底的粉扑。
马王堆古墓的挖掘,为后人重新认识古代文明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机会。
但是,关于马王堆古墓的种种奇妙之处——为什么千年贵妇人能穿越2000年的时空,安然走到今天——依旧有极其神秘的发现故事。
P1-13
媒体关注与评论
书评寻找历史的过程,总会发现一些起神秘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故事。跟随《历程》,亲历史的过程,享受阅读的愉悦,感受历史的沧桑。    深不见底的水潭里,竟然埋藏着一个匪夷所思的宏传工程。然而,这个被认定可以和长城、秦皇兵马俑相提并论的庞大工事,竟然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古人精心建造的水下洞天究竟掩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解不开的谜窟》    2100多年前,当西汉王朝的轪侯家族为死去的亲人送葬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这个巨大的家族墓地,会对两千多年后的人们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自从马王堆不腐女尸被发掘后,众人争相目睹这位穿越千年的西汉贵妇的尊容。    ——《神秘的马王堆》    内蒙古吐尔基山中,一座没有墓志铭的古墓,一个绘着凤凰的棺椁,半遮半掩着一个契丹女人身份和死因的秘密。她究竟是萨满巫师,还是皇帝的公主?    ——《契丹女尸之谜》    公元前221年,秦人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国家——秦帝国。这个骁勇善战的民族在这个帝国里创造了前元古人的文明,并且传承了几千年,即使是今天,仍然与我们血脉相连。这支历史上最为传奇的军团究竟来自哪里,又最终去向何处?    ——《秦军秘史》
图书标签Tags
历史,考古,考古学,考古文博


下载链接

亡者归来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好像不太像是正版的,纸质不是很好。。。
  •     其实这本书真的还不错,只是所介绍的内容少了一点。其中关于秦始皇陵墓的介绍也不是很详细。而且,书有点薄喔。不过很好看!马王堆的内容看得我热血沸腾!我国古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     儿子说:除了插图,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
  •     马老师的这本书,但比较系统
  •     教材用书,一直都很喜欢看央视的探索发现栏目
  •     如果能有真实的兵器照片就好了。,觉得像是博物馆的剪接手册。
  •     看看增加常识。,边缘有一点磨损
  •     不错的一本书。从纸张的质量到书本的内容,不像很多商业书乱乱的。
  •     绘图,本来以为是彩印的
  •     这一套书装帧整体不错,这套书装订还好
  •     也不算小。内容丰富。喜欢。,内容比较丰富。配图详细。
  •     内容不错,可以作为入门参考
  •     内容好,书很小
  •     我很喜欢考古类书籍。这全套两本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刚收到书!,自己没有看过呀
  •     儿子同学一本,内容详实
  •     都需要掌握基础的绘图技巧。这本书正可发挥这一作用。,很喜欢
  •     图片有点少,挺喜欢的
  •     基本功还是要有的,书不算太大
  •     值得一看,书写的不错
  •     让孩子了解历史,印刷也很好
  •     书还是很好的。,很不错。
  •     科普书籍,很一般